笔下文学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 第一千四十四章 老子今天要弑神诛仙

第一千四十四章 老子今天要弑神诛仙


 “轰!”


 在杜蔚国的沛然大力之下,秃子胖大沉重的身躯重重的撞在了办公桌上,发出了一声巨响,这才将将止住了继续飞翔的势头。


 不过落在地上之后,他的半张肥脸都已经扭曲得不成人形,非常干脆的的失去了意识。


 原本一脸戏谑的看着热闹,才刚刚提好裤子的卷毛,顿时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别看他这比样,浑身没有几两肉,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在圣心福利院这一亩三分地上,却是称王称霸的嚣张惯了。


 “靠北!你,你特么谁?”


 杜蔚国根本就没搭理他,连眼神都懒着给一个,而是径直走到小菊身边,把外衣脱下,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


 如同溺水之人突然揪住了救命稻草,小菊的身体瞬间蜷成了一个小团,缩在衣服里,死死的攥住衣角。


 随即,她眼泪汪汪的仰视着眼前这个仿佛天神下凡般的挺拔身影,过了几秒钟,才不可置信的叫了一声:


 “先,先生。”


 杜蔚国用大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温声安抚道:


 “小菊别怕,我在。”


 “嗯~”


 小菊小鹿似的大眼睛瞬间湿润,虽然还有些错愕迷茫,但是依然用力的点了点头。


 她相信杜蔚国,虽然两个人只匆匆的见过一次。


 小菊只是智力不如常人,但是她并不傻,相反,她甚至比一般人的直觉还要更加准确灵敏得多,可以轻而易举的判断出善意与恶意。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天才和疯子,只在一线之间。


 此刻,卷毛也终于回过神了,扭头看了一眼身边昏迷不醒,生死不知的秃头同伴。


 他颤抖的用手指指着杜蔚国,色厉内荏的质问道:


 “你,你到底是谁?居然敢在圣心福利院撒野,你知道这是谁的产业吗?”


 杜蔚国还是没理他,而是拉了一下小菊身上的衣服,挡住了她的脸,轻声嘱咐道:


 “小菊,我盖住你的脑袋一小会,你把耳朵捂住,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怕,也不要把头露出来,好不好?”


 “哦,好,好。”


 小菊听懂了,乖乖的点了点头,捂住脑袋,像只小猫似的,怯生生的把脑袋蜷缩进了衣服里。


 卷毛可不傻,听见杜蔚国嘱咐小菊的内容就感觉大事不妙,连忙躲到办公桌的后边,还企图拿起桌上的电话。


 “咻!”


 厉芒闪过。


 雪亮的杀鱼刀暴烈的洞穿实木办公桌,余力不绝的穿透了卷毛的肩膀,巨大的动能,还把他整个人都钉在了墙上。


 “啊~”


 撕心裂肺的哀嚎才刚开始就戛然而止了,杜蔚国已经鬼魅般的冲到了卷毛的跟前,一记耳光扇得他两眼发黑。


 杜蔚国顺势抬脚踩住杀鱼刀的刀柄,眼神凛冽,居高临下的俯视爬虫一样的卷毛。


 “给你机会,现在你说吧,这个福利院到底是特么谁的产业,还有,福利院里,平时虐待这些孩子的畜生,都有谁?”


 卷毛疼得脸上的肌肉都痉挛扭曲了,四肢不受控制的乱抖,口不择言的求饶道:


 “啊~疼,疼,大侠饶命~”


 杜蔚国眼神一紧,毫不迟疑的加重了脚上的力道:


 “淦!老实回答问题,老子就考虑放过你。”


 “我,我说,这,这里是虞宫主的产业~~”


 听见这个奇特又生僻的叫法,杜蔚国不禁眉头一皱,神特么公主?大清早亡了!


 “虞公主?”


 “是,是,就


 是三圣宫的主持虞宫主~”


 卷毛是个地道的软骨头,撕心裂肺的巨痛之下,根本就没用杜蔚国再上其他手段,他就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一切知道的全都交代了。


 这间圣心福利院是三圣宫的附属产业。


 这座三圣宫的历史蛮幽远的,据说早在郑成功时期就已经存在了,不过日占时期破落了。


 最近十几年重新声名鹊起,据说许愿很灵,几乎是有求必应,所以香火极盛。


 这家道观的住持姓虞,真名不详,法号常和真人,自号虞宫主,是个非常有手段,神通广大的家伙。


 他刚来这座三圣宫的时候,这家道观早已破败不堪,但是在他手上不到几年时间,就做火箭般的生发起来。


 不止有很多信徒会过来上香许愿,甚至还会有很多了不得的大人物也会专程过来找他算命求签。


 据说这位虞宫主是某位大能转世,得了三清圣人的点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简直就是在世的活神仙。


 虞宫主尤其算命最厉害,无论是前程,姻缘,事业,还是健康全都是手拿把掐,灵得一批。


 这间福利院,原本只是三圣宫后院被战火摧毁的旧仓库,几年前,被虞宫主改成了专门收养问题小孩以及遗弃儿童的福利院。


 圣心这个名字也是他亲自取的,寓意圣心济世,同修仁德,呵。


 但是,这些可怜的孩子到了这里,却并没有得到救赎,反而是从火坑跳进了炼狱。


 在这里,不管男孩还是女孩,全都沦为这些禽兽教员们的悲惨玩物,以及生财工具。


 强*,打骂,虐待,凌辱这些都只是小儿科,最可怕的是,不定期,都会特别小的孩子被虞宫主派人带走,然后再也没回来过。


 至于这些孩子的下落,卷毛也不太清楚,福利院里唯一知道的,就只有被杜蔚国抽晕过去的那个矮胖秃子,他是院长。


 听到这里,杜蔚国的脸色已经阴沉的不像话,他已经大概猜到了这些孩子的凄惨下场。


 不由怒火中烧,毫不犹豫的从卷毛肩膀上抽出血淋淋的杀鱼刀,然后随手一甩,直接射进了瘫在地上,秃子的脊椎当中。


 脊椎是人类神经最密集的部位,所以受创的时候也是最疼。


 “呃~”


 矮胖子顿时闷哼一声,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被硬生生的疼醒了,像个肚皮朝天的老王八,一边嚎叫,一边无力的划拉着手臂,他想努力的起身,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起不来。


 事实上,他的脊椎被杀鱼刀刺断了,低位截瘫,下半辈子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了,当然,他也不可能有下半辈子了。


 “咔~”


 就在此时


 ,杜蔚国突然冲过来,一脚跺在了他的手指上,他这一脚是含恨而出的,用了真力。


 坚实的水泥地面瞬间龟裂,凹陷了一大片,秃子的无名指还有小手指肉眼可见的扁成一坨,齑粉性骨折,粘都粘不起来的那种。


 杜蔚国就这样踩着他的手指,缓缓的蹲下身体,语气阴森的问道:


 “说,那些被虞宫主带走的孩子,最后都怎么样了?”


 十指连心,由于太疼了,秃子都已经短暂失聪了,压根就没听见杜蔚国的问题。


 “啊,啊~你,你是谁啊?”


 秃子哑声哀嚎,身上爆出了油腻的汗浆,还企图伸手去扳杜蔚国的腿,嘶声问道。


 杜蔚国现在对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愈发的不耐烦,脚下猛然发力一扭,那两截原本就已经被踩扁的手指直接变成肉泥,痛快的脱离了手掌。


 杜蔚


 国的眼神冷冽,声音里也满是暴戾:


 “艹尼玛的!死肥猪,你特么要是再敢说一句废话,老子就把你的秃头踩爆!听懂了没?”


 刺骨钻心的疼痛,让秃子触电般的抖如筛糠,但是总算也回了神,吃力地点了点头。


 “懂,懂了。”


 “福利院里,那些被虞宫主带走的孩子,最后都怎么样了?”


 杜蔚国又冷声问了一遍,这次秃子院子不敢再说废话,哑着嗓子,结结巴巴的说道:


 “他,他们都被常和真人做成肉人参了。”


 一听这话,饶是杜蔚国已经有了心里准备,还是目眦皆裂,他自诩已经见识过这世间的绝大多数肮脏与龌龊,依然被气炸了肺。


 杜蔚国现在也算是博闻广记,恰好闲聊的时候,曾经听瀚文念叨过一些道教杂闻。


 所以他知道什么事肉人参,说白了,就是小孩肉,跟紫河车一样,都是传说中可以让人永葆青春的大补之物。


 换句话说,那些失踪的可怜孩子,都被虞宫主那个畜生吃了!


 “***戈壁的!你们这群披着人皮的畜生,全都该凌迟!”杜蔚国的眼珠子瞬间就红了。


 “咔吧!”


 盛怒之下,杜蔚国直接一脚踩断了秃头的脖子。


 同时,他的手指灵巧的一挑一弹,杀鱼刀瞬间化成一道流光,电射进了卷毛的眉心,深可没柄。


 下一刻,杜蔚国单手抱起被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菊,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走廊里,两个听见动静,赶过来查看情况的教员冲着杜蔚国大吼道:


 “喂,你是谁啊?”


 “噗!噗!”


 沉闷的枪声响起,这两个家伙的眉心几乎同时多了个血洞,后脑爆开,杜蔚国忍无可忍,决定大开杀戒。


 这些畜生,压根就没资格活在世上,让他们再多呼吸一口空气,都是对全人类的亵渎。


 几分钟之后,福利院的操场上,杜蔚国望着眼前大大小小,几十个小孩,头大如斗。


 杀人这种活计,他自然是驾轻熟就,但是如何善后,可就是个***烦了。


 福利院一共有13个教职员工,现在只剩下一个活人,就是平时负责做饭和打扫卫生的阿婆,姓陆。


 从小菊叫她的语气和眼神中,杜蔚国判断出了这个阿婆和那些畜生不是一伙的。


 “陆阿婆,这些钱给你,你先暂时照顾一下这些孩子,很快就会有人过来找你,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思虑再三,杜蔚国把一叠钞票袋递给了陆阿婆,里边都是台币,大概几万。


 这些钱,除了他在赌场顺的,剩下的是他在孤儿院里搜刮的,按照当下湾岛的物价,大概够这些孩子撑几个月时间了。


 “您,您要去哪?”


 陆阿婆不敢拒绝,战战兢兢的接过钞票,但是眼神里满是惊恐和绝望的望着眼前这个蒙着脸的杀神。


 杜蔚国当然知道她在怕什么,这家地狱般的福利院不是无根浮萍,幕后主人是只手摭天,敢吃人的虞宫主。


 如果他事了拂衣去,以他的禽兽不如的凶残性情,估计这些孩子都将要面临无法想象的悲惨遭遇。


 “没事,阿婆,你不用担心,那个劳什子虞宫主,还有这座肮脏的三圣宫,很快就会彻底消失在地球上。”


 陆阿婆被他的戾气吓到了,不可思议的结巴道:“先,先生,您的意思是~”


 杜蔚国拍了拍她枯瘦的肩膀:


 “没错,陆阿婆,我会弄死这个恶魔,毁了这座魔窟,等会,你就报警,之后有人会来找你,妥善安排好这些孩子


 说完这些,杜蔚国又看了一眼已经泪流满面,恋恋不舍的小菊,对她挥了挥手:


 “小菊,我走了,你不用怕,以后肯定没人再欺负你了。”


 “先,先生再见!”


 小菊虽然心里万分不舍,但还是懂事的跟他告别,并朝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先生,您,怎么称呼?”


 杜蔚国才刚转身,背后就响起陆阿婆急切的声音,他没回头,只是笑着大声回道:


 “记住了,我叫张锡明,外号无常!”


 上午10点,风和日丽,虽然今天不是什么节假日,但是三圣宫还是来了很多香客和信徒。


 三圣殿前人声鼎沸,烟气缭绕,每个人的面孔都变得模糊不清。


 广场的蒲团上,跪满了虔诚的信徒,他们一边对着神像叩首,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的祈求者什么。


 大殿两边,还肃立着几个穿蓝袍的年轻道士,也在轻声念叨着什么经文,配合着氤氲飘渺的烟气,显得气氛格外的庄严肃穆。


 “咻!”


 然后,就在此时,一道凄厉的破风声骤然响起,瞬间就破坏掉了眼下神圣的氛围。


 随着破风声,还有一道乌光电射而来,目标直指大殿中的三圣雕像。


 “轰!”


 下一秒,耀眼的白光亮起,熏人的热浪袭来,居中的道德天尊雕像,几乎瞬间就被高温烧塌了,抵近的信徒和道士,也被燎焦了须发。


 集束白磷燃烧弹,地狱火的凶威,就算是神仙也得退避三舍。


 再说了,这世间哪有什么神佛?杜蔚国杀人盈万,早已不信这些虚无缥缈之事。


 尤其是这间外表富丽堂皇的三圣宫,内里更是藏污纳垢之地,有人打着神明的幌子,行吃人之恶事!


 超千度的高温,


 眨眼间就引燃了整座三圣殿,烈焰熊熊,突如其来的火灾吓傻了这些愚讷的信徒,场面刹那失控。


 有人想救火,有人想逃跑,更多人则是大喊大叫着到处乱跑。


 兵荒马乱之中,脸上蒙了黑布的杜蔚国双手持枪,犹如杀神般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啪啪啪~”


 明亮清脆的枪声,瞬间就压过了所有人的喧哗。


 大殿前,几个正手忙脚乱的正想救火的道士,直接被爆了头,尸体软软的栽倒在地上。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喧闹的广场瞬时变得鸦雀无声,杜蔚国双手持枪,站在人群中放声大吼:


 “老子叫无常,今天要替天行道,弑神诛仙,屠了这座天杀的三圣宫,不相干和不想死的,都特么赶紧给老子滚!”


 说完这话,杜蔚国就头也不回的朝着侧门走去,沿途但凡遇见穿道袍的一律爆头击杀,连眼皮都不眨。


 刚才在圣心福利院,杜蔚国已经打听清楚了,三圣宫里的这些假道士,全都是虞宫主的帮凶。


 他们没事就会光顾福利院,折磨凌辱这些可怜的孩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披着人皮的畜生。


 三圣宫依山而建,面积正经不小,整体占地不下几十亩,不过受限于地形,连接正殿的只有侧门连接的一条通道。


 眼下,三圣殿俨然已经成了炼狱火海,滔天的火势还在迅速向后蔓延,前路被死死封住了,侧门这条路又被杜蔚国这个杀神堵住了。


 想要逃出升天,要不就得跟他错身而过,要不就得翻墙,不过两边都是悬崖绝壁,生存的几率微乎其微。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走后门逃命。


 不过后门连接着后院,普通信徒是进不去的,只有三圣宫的这些道士才能走的


 通。


 “轰轰轰~”


 走到中庭的时候,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突然在后门方向响起,正在更换弹夹的杜蔚国顿时嘴角一勾,露出了冷酷的笑。


 以他的现如今的手段,怎么可能还给这些畜生留下活路,早在他动手之前,就已经详细的侦查好地形,规划过动线了。


 后门区域,他布置了几十颗地雷还有诡雷,仿佛天罗地网一样,足够送三圣宫里的所有道士升天!


 “27,28,还差13个。”


 杜蔚国一边闲庭信步似的向着后院逼近,一边淡然的计数着,这座三圣宫里,算上虞宫主,一共有41个道士。


 杜蔚国的目标异常简单,一个不拉,全数宰光!


 免费阅读  

(https://www.bxwx321.com/novel/1aKbaGAALK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