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烛龙以左 > 39.烛照九幽

39.烛照九幽



  烛龙以左复苏篇39.烛照九幽九州,天山。



  楚杏儿坐在天山主峰的断崖上,单手撑着脸,偶尔捏一下自己的脸上的肉。



  虽然手感是不错啦,但她还是比较怀念从前赤龙的衣服,毕竟横竖不能用自己的手来擤鼻涕擦眼泪。



  “还有你,我尊敬的青鸟神使,您老是咋滴啦,昆仑不回,灵气没有,趴在我头顶好玩么?”楚杏儿视线上移,在她的头顶,一只手掌大的青羽小鸟趴在那,用楚杏儿的头发筑巢打窝。



  被这青色小鸟衔来的树枝已经可以围成一个小冠,楚杏儿谈不上嫌弃。她在天山的某处找到青鸟时,对方已经处于涅槃的状态了,孵化出来就是这个样子,好像还没有恢复灵智,小小的身体里藏着一种原始的美。



  最开始楚杏儿还担心会不会有一泡鸟屎落在自己脑袋上,后来发现这只鸟没有这种欲望。



  大概民间传说里的仙女是不会拉屎是真的,也所幸不会,不然自己可要遭了老罪咯,堂堂昆仑神使可不是她一个柔弱无能寄人篱下的小银杏可以得罪的。楚杏儿无厘头地发散思维,脑子闲下来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脑袋上的小青鸟说话,哪怕知道对方听不懂,会对她常常投以清澈而愚蠢的眼神。



  “大青鸟也来过,看了您老一眼就放心地回昆仑了,咋不说给您带回去呢?未必我脑袋上比昆仑的神殿住着舒服不成?”



  楚杏儿说起大青鸟大的“大”时在胸口比了一个远超自己的弧度,露出无奈的表情。



  头顶上小青鸟低下头,黝黑的小眼睛里仍然是那一股清澈的愚蠢。



  “还好,九州以前的老东西们都死光光啦,咱们很安全,没有那几个老家伙领头,秽物根本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楚杏儿扭头看向后方。



  天山主峰大的出奇,断裂后形成的平面也好似一片望不尽的大地。



  在这中心,伫立着一柄淡青色的长剑,两只手臂死死地抓握着剑柄。



  难得的,楚杏儿没心没肺的脸上透露出一丝忧虑来,“阴间可不是寻常地,阎罗们个顶个,有一个算一个,全是老阴逼,把十殿阎罗全宰了还有漏网之鱼,为什么,因为老鬼们两面三刀,砍他一面还有一面三刀!奇谈怪论,满嘴鬼话,赤龙啊,你又是个不大聪明的,可千万别着了老鬼们的道啊!”



  就她所知,十殿老鬼最爱的就是说生者入阴间还有回去的机会。



  回去?



  回去个屁!



  进了阴司还想走,不把阎罗放眼里这是。



  楚杏儿陷入沉思,她在想如果自己是阎罗要怎么坑赤龙。



  “对!”她灵光一闪,“就说阴间的死雾对生者没有害处,尽管吸,尽管活动,要是支撑不住就会被排斥回阳间啦!”



  “然后赤龙大展神威,一通蜿蜒身躯,吐出火焰,顺便展示自己的法相神树,让众人好一番惊讶畏惧,最后发现死雾不对劲,死了死了滴!”



  楚杏儿当即写好了剧本。



  她确实又些担忧。



  阴间不是谁都回来的。



  “青鸟她是坠入阴间直接死亡,处于死雾包裹的环境里,哪怕有羽类神通也难以涅槃复苏。好在不死药起了作用,让她回到了九州尘世,进入了涅槃的状态。”这是之前大青鸟来时对楚杏儿的解释。



  可旋即大青鸟有些疑惑,她说按照以往的涅槃复苏,不会失去灵智才对。哪怕是散去修为封入鬼棺,再次苏醒时青鸟也是清醒的,并非这般原始的样貌。



  不过只是恢复的慢了些,并非无法恢复,九州安定下来的现在,时间很充足,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楚杏儿嘟起嘴巴,听见了熟悉且惹人生厌的嘶吼声。



  苍白正从远方涌来。



  这柄纯阳剑下镇压的便是秽物们吞没九州最后的希望,所以它们对天山的入侵,对夺回竹篮采魂的身躯从未停止。



  楚杏儿对远处伸出手指,轻轻说道:“砰!”



  一道巨大的光柱在她手指的位置冲天而起。



  随后天空云海滚动,金色光芒洒满大地,一尊尊佛陀虚影盘坐于天,朝着秽物涌来的方向按下。



  黑色烟尘弥漫。



  佛光普照。



  灼热的气浪吹起楚杏儿的额发,这引起她头顶青鸟的不满。



  “我佛慈悲。”楚杏儿宝相庄严。



  在漫天诸佛的注视下,她冲秽物们竖起中指。



  阐释何为九州真佛。



  又消灭了一波秽物,楚杏儿只觉得功德圆满,可即刻化作真佛坐在西天极乐的莲台上了。



  突然,她听见身后传来动静。



  是某种东西开裂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哐当的声响。



  不是……



  楚杏儿身体霎时僵硬起来,小脸煞白。她背后可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一具无可撼动者的身躯。



  一个高大的阴影从背后笼罩住她。



  “你好?”楚杏儿回头打招呼。



  一双冰冷猩红的眼睛俯视着她。



  …………



  阴间,树下。



  李熄安拎着一个脑袋,他活像一头恶鬼,脸上挂着令人畏惧的狰狞神情。



  这颗脑袋来自五华威灵真君,他的嘴巴还在蠕动,吐出恶毒的咒骂。



  载天鼎意外地封不住这真君,对方逃了出来,重新铸就肉身灵体,可惜这一次被李熄安直接砍下了头颅。



  “赤龙,伱扰乱阴司,犯了大忌!”五华威灵真君的头颅冷笑着,眼瞳深处却藏着隐晦的不安。



  “你杀不死我等,我等仍会归来,倒是你,觐世尊胜出手就是为了杀你,把你拉入阴间你便无处可逃,只有被消磨掉生机的命运!”李熄安脚下的头颅同样说着话,来自平等王。



  李熄安用剑挑起平等王的头,将其抛入身后巨大的影子那里。



  第十阎罗,这位新生的转轮王伫立着,沉默地吃干净了九位阎罗包括那位五华威灵真君的身躯。



  现在在挨个吃掉阎罗们的脑袋。



  阎罗还会复生,在阴间杀不死,除不尽。



  所以阎罗们在李熄安绝强的力量下只有嘲弄和讽刺的笑意。



  任凭他现在将阴间搅得天翻地覆,最后依旧难逃一死。



  五华威灵真君看得清楚,这头龙身边的淡青色火焰快要消失了。



  消失的那一刻,便是赤龙生命的倒计时!



  秦广王的头却露出颓然道模样,他本不希望局面变成这样。



  转轮王换任,五华威灵真君成为新的死之归源,赤龙坠入阴间也不必死去,成为新一代的转轮大王。



  事事圆满。



  何况他还在这头赤龙体内感知到了一位老友的气息。



  仗药踱足。



  算得上他曾经少有的、称得上朋友的人。



  “何必呢,何苦呢……”他喃喃道。



  何况阴司失去他们的这段时间,冥土只怕要彻底失控,无论是阴间还是阳间都要受到其害。



  “用不上你们。”李熄安说道。



  “阎罗是个位置,而不是你们。这个事实五华威灵真君可是用行动告知于我了。”



  “那又如何?”秦广王说道。



  “为何杀不死你们,因为阴司需要你们。阴司作为一个弥补阴间规则的存在,阎罗亦是规则的一部分,所以你等自然可以长存。”



  秦广王一惊。



  “这位真君不就有对死亡的恐惧么?他不是阎罗了,于是真的害怕我有手段把他杀个干净。”李熄安提起五华威灵真君的头,摇晃着笑道。



  他望向头顶的巨树,轻吟:“飨食众仙之相。”



  有风袭来。



  有阵阵鼓声响起。



  众仙神立足云端,树梢间的群星为他们的绸带。



  从他们现身的那一刻起,阴司的某种秩序结构在崩溃。



  冥土生物在这一刻停下了动作,阴司的差使们同样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牵引。阴间之物于此刻一齐抬头,会发现有一双眼睛俯视阴间。



  眼瞳里燃烧不息的金色烈焰。



  “这树上有天庭。”李熄安说道。



  但阎罗们并不知晓天庭为何物。



  “按我的来,添上地府,设立酆都。”李熄安笑了起来。



  “真君啊,从一开始,我脚下的便是死之律法的圣路。”



  退朝!

 

(https://www.bxwx321.com/novel/2B4e8a5A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