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117章 人世浮沉

第117章 人世浮沉



  聂冲远道:“大师兄,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衡山派。我知道自己不配做衡山派掌门,所以一直在等你回来。现在您回来了,我正好将掌门之位交还给您,只求得到大师兄原谅。”那人正是聂冲远的大师兄彭科彪,聂冲远说着便从怀中掏出衡山派掌门令牌,双手递给他。



  彭科彪微微冷笑,骂道:“别人施舍的,我不要。我要的,自会亲手拿回来。你少他妈给老子来这些虚的,老子不是古墓天,不吃这一套。十年前老子便没把这掌门之位放在眼里,今天就更不稀罕。老子回来,只是来为十年前惨死的师兄弟们报仇。”



  十年前彭科彪与聂冲远争夺衡山派掌门之位,双方最后在衡山派祖师墓地天门谷中决战,终至两败俱伤,衡山派高手十去其九。彭科彪在其追随者全力帮助下突围而出,逃得性命,聂冲远至此成为衡山派掌门。然而也正是因为天门谷之役,衡山派由盛转衰,失去了往昔的江湖地位。



  聂冲远道:“如果大师兄只是恨我一人,那你现在就可以动手杀了我,但求你放过衡山派,衡山派是师父一生的心血,不能就这么毁了。”



  彭科彪道:“衡山派十年前就已经被你毁了,我现在只不过是要让它重振声威而已。掌门令牌就先放在你那儿,可是我的东西,我迟早会用我的方式,将它拿回来。我现在不拿它,只是因为现在的衡山派,是你的衡山派,一个无能的衡山派,而我要的是一个空前强大的衡山派。”



  聂冲远现在已经看出,彭科彪已不再是十年前那个爽朗耿直的大师兄了,现在他分明便是一个妄想称霸江湖的魔头。



  人是会变的。



  经历过人生沧桑巨变的人,通常性情都会生巨大的改变。



  经历冒险,让人变得坚强;经历挫折,让人懂得自强;经历生死,让人珍惜生命;经历磨难,让人变得疯狂。读万卷书,不知行万里路。不是因为你走得远,而是因为你见得多,见得多,也经历得多。只有经历过,才不会忘记,才能变得更成熟。人不一定要学得多,但一定要见得多。见多才能识广。可是如果你一开始就走入歧途,那就只有越走越错。



  梵尸千如此。



  彭科彪如此。



  聂冲远更是如此。



  他们并不是不够成熟,而只是因为他们一开始就走错了。错一步,往往便会步步错,最终误入歧途。人都是容易走极端的。往正道走,便是自强;往邪道走,便是堕落。



  人活着,就要自强不息。可是如果走错了道,自强便是堕落。



  聂冲远也已经现,衡山派现在的处境,原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地多。一个梵尸千,已经对它构成了致命的威胁,现在又来了一个彭科彪。还有谁?聂冲远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之前的风平浪静,似乎只是预示着暴雨的来临。



  聂冲远坦言道:“梵沽然已经回来了,衡山派已经面临灭顶之灾。只要大师兄出手相救,您要怎么处治我都行。”



  彭科彪道:“我早就知道,我还跟他见过面。他想做的,也是我想做的。我又怎会出手帮你?”



  聂冲远听说更加惊愕,问道:“难道您就眼睁睁看着师父一手打下的衡山派就此覆灭?”



  彭科彪道:“不毁了你这个无能的衡山,我又怎能建立一个强大的衡山。所以我但不会帮你,说不定还会落井下石。”



  聂冲远听到此语,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以前的大师兄是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以前的彭科彪大气,耿直,胸无城府,率性而为,是条好汉。



  聂冲远知道彭科彪已经不能回头,一如当年的自己。于是他转过话题,问道:“这个墓穴的僵尸是你练的?”



  彭科彪道:“没错。”



  聂冲远道:“你不知道师父生前最恨的便是这些旁门左道么?”



  彭科彪道:“当然知道,所以他才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你。”



  聂冲远有几分不解:“师父生前便知道此事。”



  彭科彪道:“师父一向心如明镜,又怎会不知。可是我要让师父知道,旁门左道也可以帮助衡山称霸武林,一统江湖。我要让师父知道,他是错的。让你当衡山派掌门,就是他此生最大的错误。”



  聂冲远虽然对彭科彪这番话无比痛心,却也觉得最后那句话十分正确。他现在已经执掌衡山十年,衡山派却即无力面对梵尸千,也无力面对彭科彪,更坏的是还有一个老而不死的苍狼。这些人无一例外地让衡山派面临一场灭顶之灾。这一切,只能说明自己的无能。



  聂冲远思绪飘飞了一下,又道:“所以,你就不断地练化僵尸?”



  彭科彪道:“对,我要用它们来完成师父未完的心愿。”



  聂冲远终于硬下心来说道:“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



  彭科彪冷笑:“从小你武功就一直不如我,现在也一样不是我的对手。你拿什么来阻止我?”



  聂冲远咬牙道:“如果可以的话,就拿我的命。”



  彭科彪道:“那你就把你的命拿来吧!”说着,长剑一出,直刺聂冲远。



  聂冲远面对彭科彪,内心无比愧疚,真心想将掌门之位交还给彭科彪,甚至有了以死赔罪的念头。可是现在他看到的彭科彪,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大师兄了。他不能坐以待葬,他必须出手。



  两人师出同门,都以剑法为长,又都十分了解,所以一出手,便都是衡山派七星剑法。只是彭科彪离开了十年,又习练了不少邪道异术,武功路数已经改变颇大,此时的剑法中便略显诡异,往往让聂冲远措手不及。聂冲远本来武功就略逊于彭科彪,因此一交手,便立处下风。可是彭科彪虽然口头上对聂冲远恨之入骨,真到交手之时,却反而有几分留力,根本没有了非要致人死地的杀劲。



  两人剑法高,转眼间便斗了将近百招,聂冲远虽然略处下风,一时间却也不会落败。彭科彪剑法越来越疯狂,其中夹杂着许多旁门招式,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重,眼神中已经多了一丝狂热。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