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14章 疯狂的酒

第14章 疯狂的酒



  木叶萧看了一眼梵沽然的披风,问:“这是天衣神甲还是天衣破甲?”



  梵沽然叹道:“天衣神甲,只怪我学艺不精。”



  木叶萧又道:“想必你还没练成天衣无缝吧?”



  “没错,”梵沽然并不隐瞒。



  木叶萧打量了一下方面大耳之人,问:“古墓天?”



  方面大耳之人答:“正是在下。”



  木叶萧很有深意地问道:“你也敢来?”



  古墓天笑答:“你都敢来,我为什么不敢来?”



  “也是。只是你没听江湖上说什么?”木叶萧问。



  “听了又如何?没听又如何?”古墓天反问。



  “听了不该来,没听其实也不该来,”木叶萧笑道。



  古墓天不为所动:“不该来的是你。”



  木叶萧悠悠道:“我来是看戏,你来却是送死。我不过是想看看你怎么死。”



  古墓天也悠然说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该来的总要来,该走的总要走。”



  木叶萧似是再次听了一个大笑话:“呵呵!要打我,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啦!”



  古墓天道:“可以试试。”



  木叶萧又道:“‘皇天在上,剑龙吟唱;骏马奔驰,仙人所指。’好大的气魄,老夫倒要看看你的成色。”



  “请。”



  木叶萧站起身来道:“不成,退开。”跟他一起来的那人叫胡不成,是他的三弟子。胡不成还有两个哥哥,胡不长和胡不久。胡不长是大哥,也是大师兄;胡不久是二哥,也是二师兄。胡不成自然明白,刚才只是练场,现在才是主戏,于是退到屋角。顾青和袁辉也把两小孩拉到身后。



  木叶萧站起来,身一抖,已脱下外衣,外衣却不掉落,而是悬在空中,保持原样。众人好奇,定睛一看,原是有几只蝙蝠提着,都惊叹不已。



  木叶萧提起酒坛问:“喝酒?”



  古墓天也道:“先喝酒。”也提起一坛。两人站起来,对饮一口,却都不出手,古墓天大笑道:“好酒。”



  木叶萧也笑道:“确是好酒。”旁人看来,二人些时并不像敌人,却似故友,对酒当歌。



  两人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高亢,均是冲天而起,一笑而起,一笑更高。忽而几个起落,又似友人把酒言欢;忽而又龙争虎斗,似沙场点兵,两军对垒,主将死拼。忽而似笑非笑,忽而似友非友,忽而一生死敌,忽而惺惺相惜。



  一似龙吟,一似鬼啼。仙鬼之声,岂是凡人能听。其他诸人均已掩了耳,暗自运功调理内息。



  袁文和顾红颜听见笑声,均已三魂出鞘,魂游太虚,然物外,不知所已。隐隐中看见一条金龙,身祥光,盘踞空中;另见一只黑毛亮睛蝙蝠,空中舞翅,与金龙斗得正紧。看到好处,二人刚要叫,一股热流从二人后背流入。二人顿时三魂归位,气明神清,金龙消,黑蝙隐,惟笑依旧。



  二人在对饮,也在对笑,同时也在对招,对得是内功。



  微风徐徐,阳光明矣!照进屋来。



  忽而笑声戛然而止,众人顿时身子一轻,气血复顺,似有骑了快马连奔百里落鞍之感。



  袁文和顾红颜一看,见父亲一支手已在自己后背,只是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却想不起。



  木叶萧道:“果然好酒。”



  古墓天回道:“的确好酒。”



  木叶萧又道:“我也敬你。”



  古墓天答:“却之不恭。”



  木叶萧看了一下桌子道:“没有酒碗。”



  古墓天答:“有酒就行。”



  木叶萧听了道:“也是,喝的只是酒,不是碗。”手上力,劲酒出,又化为一只蝙蝠,直窜向古墓天。度之快,力道之强,是之前所不能比。古墓天手上也力,劲酒也喷坛而出,化作一柄酒剑,将酒蝙透体穿过。酒还是酒,酒蝠酒剑也是酒,剑蝠相交,复为酒,泼在地上,“吱吱”作响。



  木叶萧怜惜道:“多好的酒啊!敬你,你也不喝。”



  古墓天也有些痛心:“是可惜啊!我回敬你,你也没喝。”



  木叶萧突然再道:“我再敬。”双掌力,三股烈酒喷坛而出,化作三只酒蝠,携风雷之势,袭向古墓天。



  古墓天也双掌力,三柄酒剑也出,剑蝠再交,再复为酒,响声依旧。



  木叶萧有些不高兴道:“敬你第二次,还不喝,心有点伤。”



  古墓天也有些不高兴:“彼此彼此。”



  木叶萧狠道:“那我全敬了,你总该喝一点吧!”“啪”碎声响,是酒坛碎声,酒坛落地,酒却不落。木叶萧叫道:“万蝠追魂。”双掌连出,空中的酒立即化作千万酒蝠,扑天盖地而来。



  贺云飞等知道非同小可,店内窄小,正不知如何藏身。古墓天却没有想躲,一点也没。“啪”“啪”两声响,两坛酒碎,酒坛仍落,酒仍不落。古墓天叫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两坛酒顿似有了魔力,刹那间在古墓天面前形成了一幕酒帘。万千酒蝠撞向酒帘,均似天落水入海,归于了海。



  蝠尽入帘,皆化为帘。蝠消,帘落,复为酒,在地上四散开来,一屋尽湿。帘消,劲不消,四散奔走,“啪…”连声响,屋内桌凳皆被击碎。贺云飞三人立时把两小孩挡在身后,自己三人运功抵消劲力,方保无事。



  酒帘落,酒已尽落?未矣!



  还有一滴,只有一滴,还在空中,亮晶晶.孤单单的一滴。



  古.木二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滴酒,没有再出手,甚至没有再动过。他们聚精会神地盯着那滴酒,似再等待什么。



  众人都很不解,他们再等什么呢?



  那滴酒忽然动了,虽然很慢,众人还是现它再动。不是朝地上,而是朝木叶萧,起初很慢,慢慢变快,越来越快,最后刷一下射向了木叶萧。



  众人已经明白他们再等什么了。他们在等这场比武的结果。众人的心已经提到了半空。



  木叶萧并没有躲,任那一滴酒打在自己额头,酒还是酒,打在额头的酒,还是酒。木叶萧愣了片刻,才用手抹去了那滴酒,拍手赞着:“‘皇天在上,’果然不是浪得虚名。想不到老夫竟会输你一招。也罢,不成,咱们走,既然输了,也就没脸再留这儿了。”



  胡不成拿了师父的外衣,跟了出去。



  木叶萧走到门口,忽然转身道:“古大侠,山高水长,咱们后会有期。还请你给那龙阳老儿带个话,他要想找我,尽管来我蝙蝠窟便是。只是这么多年,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倒是你,可要小心,我走了,七星剑锋必转向你。那老东西,心术一向不正。”



  众人此时倒似听了一个天大笑话:一个大魔头,却在开口说一个武林正道的魁人物“心术不正”,众人尽觉笑道。



  一直没有开口和动作之人不屑道:“妖言惑众,蛊惑人心。”



  古墓天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道:“谢前辈关心,不送。”



  木叶萧师徒已去,贺云飞一行自是上前续话。一问才知,这三人是结拜兄弟,大哥——也就战胜木叶萧之人叫古墓天;老二——也就是刚才叱责木叶萧之人叫聂冲远,是衡山派掌门龙阳真人的二弟子,所以他刚才见木叶萧辱骂师父,自然要出言叱责;穿披风的梵沽然最小,排老三。



  顾青和袁辉知道聂冲远是衡山派龙阳真人的弟子之后,仰慕得很,便让顾红颜和袁文拜了聂冲远为师。



  聂冲远此时还未有徒弟,也很高兴,欣然答应。顾红颜稍长,为大师姐,袁文自然成了二师弟。



  贺云飞叹惜道:“可惜我儿贺方不在,要不也教聂老弟一并收了。”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