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174章 人贵名轻

第174章 人贵名轻



  王仙山与唐亮三人逃下回雁峰,因怕遇着魔教之人,不敢走大路,却走山间小路,一路逃遁,也不知走了多久,肚中饥渴。突然遇到一条河流,见河水清澈,忙上前捧来大喝几口,果然清甜可口。



  唐亮也就着河水,将脸上血污洗干净。他见王仙山对这魔教妖女十分关心,心中不解,想着顾青尸还在回雁峰,刚才走得太急,一时间竟未寻得,更加有气,问道:“你和这妖女什么关系,莫不是做了他们的奸细。”



  王仙山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捧了一捧河水,轻轻淋在尸妖面上。尸妖被水一浇,大声咳嗽几声醒来,却似做了一场梦,神情有几分迷茫。她见自己满身血污,又见到王仙山,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昨晚之事,只一把拥住王仙山哭道:“哥,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是不是又杀人了……”一连问了数遍,王仙山却不知该不该回答。



  唐亮十分纳罕,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仙山道:“她从小被梵尸千控制,训练成了杀人工具。一旦入魔,便噬血成性,连自己也不认得。”



  唐亮道:“噬血毒蛊。”



  听得这四字,王仙山突想欣喜起来,因为他已想到,当年为袁文解毒的,正是顾红颜的父亲顾青,用的也是唐门的手法,于是笑问道:“前辈,你是不是能解此毒?”



  唐亮听了面有惭色,说道:“唐门虽然确有此术,可惜我资质愚钝,并不曾习得。你大师姐的父亲倒会此术,只是……”



  尸妖一听此毒可解,立马欣喜万分,问道:“只是什么?”却见到唐亮与王仙山的神情都十分难看,王仙山更是显得有几分尴尬。



  王仙山顿了顿,才说道:“顾叔叔昨晚……昨晚已死于你手。”



  尸妖如遭晴天霹雳,自己一直要寻找的人,却被自己杀了,为何命运总是爱这般捉弄人。尸妖自言自语道:“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既然没指望成为一个正常人,那还不如死了干净。”说罢扬起右掌,便朝自己天灵盖劈去。王仙山离得近,听得这话,已有防备,急忙拉住:“冷静,你冷静一下,一定还有其它办法的。”



  尸妖冷笑道:“还有什么办法?呵呵!过不了多久,他又会找到我,到时候我无论遇到谁,还不是一并杀了,有法无法,还不一样。”



  唐亮久历江湖,经验丰富,见尸妖那神情,不似作伪,已有几分相信,便说道:“办法便不是没有。家父生前对巫蛊之术颇有研究,家中典籍定有记载,只是我一向不喜用毒和巫蛊之术,因此才知之不多。如待我回到唐门,仔细查找,定能解除你身上的噬血毒蛊。”



  尸妖道:“川中唐门,此去甚遥,如何去得?我等恐还未到蜀地,便会被他们追上。”



  王仙山道:“我们专走小道,躲开众人,或许可以掩人耳目。”



  尸妖摇摇头道:“没有用的,你不懂得。蛊有灵犀,大凡蛊术,蛊主与寄主身上皆有蛊虫,能互通心意,所以蛊主才能随心所欲控制寄主,为己所用。无论我走到哪里,梵尸千都能找到我。如果我和你们一起,只怕不到数日,我们三人定然会被他们所擒。”



  唐亮想了想,说道:“要破此法,却也不难。”



  尸妖惊问道:“怎么破法?”



  唐亮道:“无论毒还是蛊,都要侵蚀心脉,方能生效。蛊虫显然是长期附于心脉之上,迷惑人心。要破此法,须用强劲内力将蛊虫逼离心脉,强行压制在其它地方。这样在一段时间内,蛊虫便不能生效,梵尸千也就应该找不到你。”



  王仙山立即醒悟道:“这就似当年师叔公将二师兄身上的蛊毒强行镇住一般道理。”



  唐亮道:“没错,如我未受伤之时,便能替姑娘暂时压制住蛊毒,只是我现在身受内伤,恐怕很难办到。”



  尸妖听了仍然喜道:“这个也不打紧,只要前辈知道运功法门便好,再加上你二人护法,我想我自己便可一试。”



  唐亮想了一下,说道:“姑娘功力深厚,要办此事也应该不难。只是眼下先得找个落脚之处,方可行得此事。”



  王仙山与尸妖听说,方才觉肚中咕咕直叫,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三人这才站起,一路前行,终于找到一户人家,却只祖孙二人,住一间破烂茅屋。



  这老人家中虽然寒酸,待客却是十分大方。打孙子去村中沽了一壶好酒,又见唐亮与尸妖有伤再身,便把家中惟一的老母鸡也杀了,混着一些补血草药,炖上一锅香喷喷的鸡汤。



  唐亮与王仙山虽都道:“老人家,不用如此破费。”然闻得鸡汤香气,口中还是涎水长流,肚中也打鼓不迭。



  老人家显然心知肚明,却并不见笑,终于炖好鸡汤,每人盛上热乎乎的一碗,却也美不可言。



  小孙儿显然久未开荤,狼吞虎咽一回,眼睛又直勾勾地看着锅里。老人叱道:“不多了,客人有伤,都得留给他们补补身子。”



  唐亮笑道:“我等皮糙肉厚,过两天便没事了。小孩子正长身体,多吃些无妨,却替那小孩又盛上一碗。”



  那小孙儿感激不尽,这次端来却慢慢品尝,似乎已然明白吃了这碗,再没有了,因此格处珍惜。



  尸妖本来年岁不大,平时又少与小孩玩耍。这时见这小孙儿十分可爱,便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答道:“我没名字,爷爷只叫我屎墩子?”



  尸妖神色不禁为之动,“没有名字”,不是和自己一般么?他想起王仙山那句“是人就有应该有名字”,于是说道:“人都应该有名字啊!屎墩子却是什么名字。”



  小孩这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我睡觉老是管不住自己,常常梦到自己入厕,却将大便拉在裤子里。爷爷生气,便叫我屎墩子。”



  众人听罢都哈哈大笑,老人却解释道:“这孩子命贱,生下来不久,父亲便都死了,只与老朽相依为命。偏偏身上又有怪命,时常大小便失禁,因此取个贱名字,只求好养活些。”



  尸妖还是不解道:“那也应该取个稍微正常点的名字啊!”



  老人笑道:“贫头百姓,贱如蝼蚁。名字只一个符号而已,只要人过得好了,比什么都强。如果一个人想好好生活下去,那跟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



  尸妖听得老人话中有话,刚想问,却见老人已带着孙儿睡觉去了,仔细想了一下他的话,只觉甚是有理,而且尸妖觉得这话是老人有意说给自己听的。



  人过得好就好,与名字无关。



  一个人想要好好活下去,也的确与名字无关,那不过一外符号而已。无论自己是叫尸妖还是古若影,都不能阻止自己去做一个正常人。



  想到此处,心下终于释然,并不再为自己的古怪名字而苦恼。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