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176章 义庄藏剑

第176章 义庄藏剑



  江湖是条不归路,一踏进去,就身不由己,也躲不开。



  有时候,你越想躲避,却越现一切都是徒劳,到头来还是惹上一身是非,迷失了自己,也祸及了亲人。



  也许只是一时善念,也许只是一心逃避,又或许是委典求全,却往往将祸端尽揽于身,反倒成为众失之的。



  袁文并不想做个江湖人,他只想做个平头百姓,每天躬耕于山野,与鸡犬为伴。然而事与愿违,因为心地善良,又被古墓天的性情所折服,于是大胆救其脱困,却也因此卷入江湖纷争。自打救出古墓天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便由此而改变,也注定他不可能成为一个平凡的农夫。



  袁文被聂冲远逐出师门,便带着聂冲远所赠之物,以及古墓天当年给的两本秘籍,与父亲一道下山,径直回到长沙。



  本来袁文知道衡山派大敌当前,正是用人之季,并不想太早离开。可是又见江湖各大门派高手尽皆在此,自己一个内力被禁的废人,也帮不了多少忙。相反,自己留在此地,因为倚势剑魂之故,反倒会给衡山派带来莫大的麻烦,也可能使父亲与二叔陷入危险之中,所以只得忍痛离开。除了师父,他甚至没有向其他任何人告别,就连与自己最亲近的大师姐顾红颜,也是不辞而别。



  袁文与父亲一起回到安乐园,整天闷闷不乐,闭门不出。二赖子却是个爱逗乐子的主儿,这些天见袁文心中不快,似有心事,便想逗他一乐,于是上前说道:“少爷,怎么啦!又想嫂子啦?”



  袁文啐道:“你小子少给我瞎说。”



  二赖子从小与袁文一起,两人感情甚好,虽然名为主仆,实则却是兄弟之情。况且袁文上山学艺十年,袁家生意又忙,袁辉便经常让二赖子去打理一些事物,也当半个儿子对待。



  二赖子笑道:“我瞎说,你脸上不都写着么!”



  袁文道:“写着什么?别自作聪明。”



  二赖子见袁文不愿多说,便转过话题道:“对了,少爷,你上山十年,学了些什么本事?也教我一些防身。”



  袁文叹道:“我的本事,你最好不要学,有害无益。”



  二赖子道:“少爷咋这般抠门,糊弄我一下也不肯。”



  袁文听了笑道:“你这傻鸟就喜欢被人糊弄,不糊弄你还不痛快。”说到山上学的本事,袁文突然想到一事,于是向二赖子问道:“你可知何处可以藏物?”



  二赖子问道:“少爷要藏何物?”



  袁文道:“这个你别管,你只说有无?”



  二赖子道:“有倒是有,只怕晦气得紧。”



  袁文道:“那样更好。你还须给我保密才行,便连老爷,也不许说起。”



  二赖子奇道:“少爷还信不过么!”接着又问道:“什么宝贝,恁地重要?”



  袁文道:“信不过你,便不和你说。”接着回房拿了一个包袱,便和二赖子从后门出去。



  二赖子带着袁文,却来到一处空宅,里面横七竖八放着许多木棺,看来是个义庄。只是废弃已久,尘垢遍地,丝网满屋。二赖子问道:“此处可以么?平时绝无外人来,房屋也都未坏,可以遮风避雨。”



  袁文问道:“这般好的一个义庄,怎地就废了?”



  二赖子道:“少爷你有所不知,这义庄是五年前开的,生意本来一直挺好的。三年前不知得罪了什么什么厉害人物,一夜之间全家连仆人二十几口全被杀光,官府查了大半年也没个线索,因此便放下来了。”



  袁文道:“这是长沙帮地盘,贺帮主也不管么?”



  二赖子道:“贺帮主与老爷也都来查看过,却也没个头绪。后来听老爷私下说,凶手应该是一个极厉害的杀手,因此才能不留一丝痕迹。生这事之后,听附近街坊说,此处常常闹鬼,也就无人敢住,所以便荒废了。”



  袁文道:“一个人悄无声息杀了二十多人,还不留下线索,应该是江湖高手所为。这义庄老板是何人?怎么会招惹如此厉害的人物。”



  二赖子道:“这老板姓夏,什么来历我却不知。不过这老板和老爷倒有些交情,老爷曾带我来过几次,兴许老爷知道他的身份。”



  袁文见此处杂乱无比,问道:“这般杂乱,却让我藏何处?”



  二赖子道:“少爷要藏何物?”



  袁文抖了抖背上的包袱,二赖子立即明白:“宝剑?”



  袁文道:“还有几本书。”



  二赖子道:“那应该藏这里。”说着便带袁文走到里屋,二赖子打开一处地板,却是一个地窖入口。



  袁文骂道:“臭小子,有这个去处,却不早说。”便跟着二赖子下得地窖,却见里面空空如也,袁文奇道:“你怎知这个去处?”



  二赖子不好意思地说道:“出事后一个月,我本来想进掏点小便宜,却不想早就被人掏空了,什么也没有。”



  袁文叱道:“瞧你小子那点出息,就爱拣这些小便宜,也不怕惹上官司。”见此处虽是地窖,却并不潮湿,而且宽敞,十分满意道:“这却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二赖子道:“要是以后逃难,只要食物和水足够,在这里躲上一两个月,外面仇家便是翻遍整个长沙,也定然找不到此处。”



  袁文狠狠瞪他一眼道:“乌鸦嘴,好端端地,逃什么难啊!”



  二赖子知道说错了话,便不敢再开口,只与袁文一起,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锹在中央掘出一个大坑。袁文放下包袱,从中拿出一把宝剑,却用黑布包着,看不清模样;还有三本书,分别是龙吟剑法、倚势剑魂和七星剑谱。宝剑便是聂冲远临走送给他的那柄,袁文并不知那就是七星剑,也从没打开来看过。他想,自己被逐出衡山,自当远离江湖事非,这些东西对自己有害无益,还是入土安倒好,于是将四样东西重新包好,葬于地窖之中。



  二赖子道:“宝剑秘籍,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少爷你却把它们都给埋了。多可惜啊!”



  袁文道:“这些东西,有害无益,葬了最好。你要宝剑,我明天叫人帮你打一柄好的便是。”



  二赖子喜道:“这个倒好。只是光有剑怎么成……”



  袁文骂道:“你小子休要厚脸皮,老爷不是也经常教你功夫么?”



  二赖子道:“老爷教的都是拳脚,却没教剑法……”



  袁文故意说道:“那我就教几招糊弄你一下?”



  二赖子道:“糊弄怎么成啊!”



  袁文笑道:“你不就喜欢别人糊弄你么?”



  两人说完,都是哈哈大笑,出了地窖,回家而去。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