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18章 兄弟齐心

第18章 兄弟齐心



  台下,袁文和袁辉袁环一起。



  袁文挠挠头道:“什么是心魔?”



  袁辉答:“人有善恶两念,执着于恶念而不能自拔,是为心魔。”



  袁文似有所悟,又问:“那人要是一直向善,是不是就不会有心魔了?”



  袁辉肯定:“是啊!虽说如此,能为者几人?魔鬼高兴时也很善良,神仙怒时也很疯狂。这世上,一生行善之人没几个,一世作恶的人却不少。”



  袁文马上接口:“那我以后就做个一直向善之人。”



  台上,古墓天与龙阳真人对面而立,却都没有说话。



  台下的议论之声渐渐大了起来。



  早已有人按捺不住,走上前来,这人便是少林忠英大师,问道:“古大侠,大伙并不是有意与你为难。只是这冷血追命手林成梁和他的倚势剑魂都是江湖一大祸害,只要古大侠说出林成梁的行踪,然后自毁武功,老纳以少林寺百年清誉保证,我等便既往不咎。”



  “不行,”此话却不是出自古墓天之口,而是他的至交梵沽然。



  梵沽然也走上前去,接着道:“大师是高人,却如何也落进下石?”



  忠英道:“惭愧惭愧!老纳只是不想再见江湖浩劫,生灵荼炭。”



  梵沽然问:“出家人不打诳语,大师如何又说这等无凭无据之言?”



  忠英大师答:“倚势剑魂,就是凭证。”



  梵沽然还要说话,古墓天止住,接着古墓天道:“大师要我自毁武功,这倒不难办。只是要我说出我岳父的下落,却万万不能。”



  忠英问:“古大侠是要庇护这魔头?”



  古墓天答:“我也只是不想再见江湖浩劫,生灵荼炭。”



  忠英大师面有怒色:“强词夺理。”



  古墓天笑道:“非也!非也!”



  忠英问:“怎见得?”



  古墓天反问:“我若说出来,大师定然要与众位英雄去寻仇对吧?”



  “对。”



  古墓天又问:“去寻仇定然要死人对吧?”



  “对,而且会死很多人…”



  忠英大师还未说完,古墓天立即打断他的话问道:“难道这还不算是江湖浩劫,生灵荼炭?”



  忠英听了大怒:“强词夺理,强词夺理…”便便又反驳不得。



  古墓天又道:“大师息怒,且听在下一言。”



  忠英没好气道:“说。”



  古墓天接着道:“大师应该知道,冤冤相报,终没个尽头,十年前一场血雨腥风,为何我等一定要让它在今日重演呢?如果一场杀戮能避免,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忠英不知如何辨驳,只得避重就轻:“话虽如此,但家师静禅大师当年正是因林成梁的倚势剑魂而死。如果做弟子的知道杀师仇人所在,却无动于衷的话,那未免也太不孝了吧!”



  梵沽然又接口道:“静禅大师当年叮嘱过,我等在他老人家死后不可再去寻仇,横生事端。”



  忠英回道:“梵少侠与家师虽无师徒之名,却已有师徒之实。说起来你也应该算我少林的俗家弟子,我还应该叫你一声师弟。”



  “不错。”



  忠英接着道:“师父当年如此说,是认为我等武功远远不及那冷血追命手,不希望我等白白牺牲。可做弟子的如果没有将弑师之仇放在心上,未免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这时他身后的少林弟子也都连声赞同,似欲下定决心要去寻仇。



  林成梁是什么人物,天下皆知。当年天下正道人士众多高手围攻林成梁,虽然重创了他,但若论利弊得失,却是正道人士吃了大亏。林成梁仅仅用了半条命,就换了天下数十位高手的性命,而且正道四大高人战死其三。少林静禅方丈身受重伤,回少林之后不久圆寂;武当太玄道长以及伍胥子二人皆死于倚势剑魂;就算是有七星剑在手的龙阳真人,与林成梁一对一也未必占得了上风。除此之外就只两位邪教人物木叶萧与苍狼老人可以与这冷血追命手一战。



  林成梁的倚势剑魂被公认为天下第一魔功,其实更准确地说是天下第一杀术。因为但凡武功都有招式和心法,但这倚势剑魂即无招式,也无心法,惟一的要求就“不择手断,致人死地。”它只是按对手出招而随意挥,以攻对攻,一击毙命,其结果往往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反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死对方,即使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所以只能说它是杀术。



  俗话说:没练武的怕练武的,练武的怕不要命的。



  有时,任你武功多么高强,遇到一个不要命的,不顾自己性命也要杀你,你的高深武学反而会处处受限,很难挥。比武打斗,都是避实就虚,以己之长,克敌之短。如果一个人连命都不要,他自然少了很多顾忌,也就没有弱点,别人的长处也就不再是长处了。



  林成梁是一个职业杀手,自然杀过很多人。



  这其中就包括少林和武当的几位高人:少林的静禅大师,武当的太玄道长和武胥子。



  少林已经出头,武当也不甘落后。



  武当派掌门清明道长也站了出来,一样扬言要找林成梁报仇。



  有少**当挑头,其它与林成梁有仇之人就更没有了顾忌,纷纷站了出来,叫嚣着要报仇。



  古墓天面不改色,朗声道:“诸位要我说出我岳父的下落,我自然不肯;我如果阻止诸位去报仇,诸位又定然不愿。那么只有这样,在场之人,只要与我岳父有仇之人,今日都可以找我古墓天寻仇,做个了结。今日之后,此事就此打住,诸位不得再与我岳父和我妻子林影为难。如何?”



  忠英大师有些吃惊地问道:“古大侠真要为林成梁这魔头强出头。”



  古墓天愣子片刻,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是。”



  “是”字出口,台下顿时沸腾走来,呼呵声.辱骂声.兵器声,声声不绝。



  古墓天依然面不改色:“无论诸位是一涌而上,还是单打独斗,我古墓天皆是一人一剑。”台下许多人已经兵器在手,大有一涌而上之势。



  “不,是两人,”一声响亮的声音把诸多声音都盖了下去。



  声落,台上已多了一人,这人身高体壮,年轻俊朗,身穿一袭披风,虎虎生威,正是梵沽然。



  他还抱了两坛好酒,不知从何而得,总之是上好的竹叶青。递一坛给古墓天道:“大哥,你我结拜之时说过,不求同时,但求同死。你我兄弟一条心,今日你即与天下为敌,那我也跟着大哥与天下为敌。生死由命,且对饮一场。”



  两人刚要痛饮,台下又窜上一人,也提着一坛酒,大声道:“且等等我。”正是龙阳真人的二弟子聂冲远。



  龙阳真人见了大怒道:“冲远,你干什么?”



  聂冲远见师父怒,立即跪下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请恕弟子不孝。”然后举起酒坛道:“二位兄弟,结拜时可是三人,如何能少得我呢?”



  古墓天见了大笑道:“好,有兄弟如此,我便死在顷刻,也知足了。兄弟们,干。”



  三人提起酒坛,齐声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若能同死,不求独生。”三坛酒倒灌,一饮而尽。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