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40章 木叶萧萧

第40章 木叶萧萧



  彭科彪走上大道,天还未开亮,他加快步伐,想要去追赶聂冲远,没走多远,突然心口一阵剧痛,两眼有些黑,吐出一口鲜血来。



  彭科彪看着地上的鲜血,突然心中一阵热,生出一股极度渴望的感觉,竟有一种想低头去舔食的冲动。同时,彭科彪的神智也有些迷糊。彭科彪猛甩两下头,强制自己清醒起来。突然思绪一现,想起胡不久给了自己一粒药丸,恍然大悟,急忙拿出来服下,然后运功调息一下,才复又清醒。



  他受了胡不久一掌,此时急于赶路,一不小心,牵动了内伤,且又被地鬼咬伤,中了噬血蛊,慢慢作起来,才有见血冲动之感。



  彭科彪服下那粒药丸,伤虽未好,噬血蛊却已解,于是又急忙赶路。走得一里路左右,对面过来一人,牵着一匹马,自己却不骑。彭科彪心中有些纳闷:这人怎么牵着马赶路,而不是骑马。虽然这样想,却也没有去多问,依然自顾自地赶路。



  那人与彭科彪交错而过之时,开口说道:“好马一匹,要者奉送。”



  彭科彪听到这话,以为那人是在打趣他,依然没有回话,快步前行。



  那人又道:“好马一匹,专送于彭姓好汉。”



  彭科彪这下终于立住脚,四顾一看,只有他们两人,而那人又明说要把马送给姓彭的,恰好自己就姓彭,因此难免好奇,便问道:“先生何人?”



  那人答道:“路人。”



  彭科彪又道:“找彭姓人作何?”



  那人答:“送他一匹好马。”



  彭科彪再问:“为何送马于他。”



  那人答:“因为他现在需要马。”



  彭科彪有些丈儿和尚——摸不着头脑:“谁让你送的?”



  “送马之人。”



  “送马之人是谁?”



  “马的主人,”那人答。



  彭科彪已经知道那人是有意地避而不答,心中有些愠怒,却不敢作,又好言相问:“马的主人姓什么?”



  “和我一个姓。”



  “你姓什么?”



  那人摇摇头道:“不记得了。”



  彭科彪此时杀人的心都有了,居然有人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这谎话也说得太离谱了吧!如果他真不记得自己姓什么,又怎会知道马的主人和他一个姓?彭科彪已经有些确定这马是要送给自己的了,因此更加不敢怒,也知道自己再问下去不会有些结果,便不再多问,转过话题说道:“那好,我就姓彭,你这马可是送你我的。”



  谁知那人反倒讥笑道:“你这人好不晓事,如此贪心,怎一听得马是送与姓彭之人,就说自己姓彭,连自己祖宗都不认了。”



  彭科彪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暗道晦气,遇到如此闲事,自己又会错了意,也难怪挨骂,不好作,转身就走。



  谁知那人又追了上来,说道:“你真姓彭?”



  彭科彪气不打一处来,说出一句自己也觉得好笑的话来:“如假包换。”



  那人又道:“那好,如果我把马送给你,你得帮我做一件事。”



  彭科彪停下来问道:“什么事。”



  “帮我救去救三个人。”



  彭科彪此时自己的事都料理不完,听完终于忍怒不住,没好气地道:“老子没空。”转身气冲冲地离开。



  那人却似并不在意,只缓缓说道:“其中一个人姓聂。”



  彭科彪立马一个箭步奔回,问道:“他在哪里?”



  那人道:“在前面五里的一个叉路口,被一个姓木的人拦住了。”



  彭科彪急道:“木叶萧,来得这么快。”说完翻身上马,两脚一蹬,快马而去。却听那人在后面骂道:“唉!你这强盗,我还没说完呢,怎么就抢我马啊!”



  聂冲远在与彭科彪分手后,便快步去追袁.顾二人,刚走不多远,也遇到一人送马与他。他虽然也没问出送马者是何人,但从那人话语中猜到是唐门中人。聂冲远虽然不知唐门中人为什么暗中帮住自己,却也没去多问,骑了马去追赶袁文。



  袁文的小红马虽快,但袁文和顾红颜都没去过衡山,又加之是夜晚,所以走错了道,到后来转来转去,更加糊涂,迷了路,竟然没走得多远,没多久便被聂冲远追上。聂冲远追上袁文,刚要赶路,突然见到两边路旁小树枝一根根落下,竟然似秋天的木叶一般萧萧落下,而那些树枝,现在分明还都活生生的,有的还长着绿叶。



  聂冲远见此情形,大惊道:“无边落木萧萧下,木叶萧。文儿,快走。”



  袁文听说,知道有敌人追来,猛踢小红马,小红马飞蹄而出,奔上大道,聂冲远紧随其后。



  聂冲远边走边回头看,只见身后隐隐闪现出一个黑色身影,如若蝠状,同时感到身后一股绵绵不绝的内力从身后袭来,竟似滚滚长沙水一般汹涌澎湃。



  聂冲远又道:“不尽长江滚滚来。”



  袁文和聂冲远虽然都骑着快马,便怎奈木叶萧功力实在太高,不到五里竟然到了他们前面,将他们拦住。聂冲远见无路可逃,只得硬着头皮与木叶萧交手,不到五十合已经惨败,而且这还是木叶萧见其是晚辈,不屑下狠手杀他的缘故。



  聂冲远虽然是龙阳真人的二弟子,在他们三个结拜兄弟中也排行老二,但他的武功却比他的两位结拜兄弟稍稍逊色。三人中古墓天武功最高,也只能小胜木叶萧;梵沽然次之,在木叶萧手下吃过败仗;聂冲远最弱,自然不可能是木叶萧的对手。又加上木叶萧先前与胡不久等斗了许久,耗费了许多真气,因此更加不济。如若此时木叶萧真下杀手,聂冲远绝走不了十招。



  彭科彪骑马追来,果在一个叉路口看到了聂冲远三人,此时聂冲远已经被木叶萧所伤,袁文和顾红颜被拦住去路,只得骑着小红马闪在一旁。



  聂冲远见彭科彪赶到,喜道:“大师兄,你怎么这么快便赶来了?”



  彭科彪把半路送马之事说了,聂冲远也道:“我也一样,遇到有人送马才追上文儿他们的。”



  聂冲远还把自己的猜想告诉了彭科彪,彭科彪不解道:“唐门干嘛要帮我们?”



  聂冲远道:“不知道。”顾红颜听说,却已经知道缘故。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