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43章 母女相见

第43章 母女相见



  彭科彪逃离密林,怕木叶萧追来,使出轻功去追聂冲远,赶了数十里,离衡山已近,只是人乏肚饥,不得已停下,走上大道,打算找个馆驿打尖。官道行人甚多,沿途酒店客馆不少,彭科彪随便进了一家,大声说道:“小二,好酒好肉只管上来,一并算钱与你。”



  小二:“好勒!客官稍坐,酒肉一会儿便到。”说着先给彭科彪沏了一杯茶,又道:“您先喝杯茶,解解渴,我马上去准备。”然后转身进去了。



  彭科彪刚想喝茶,听却身边一人叫道:“大师兄,你终于来了?”彭科彪一看,居然是聂冲远,袁文和顾红颜也在,还有许多其它的衡山弟子,只是自己一时进来得急,竟然没有看见。



  彭科彪问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聂冲远答道:“我在这儿遇到了许多师兄弟,怕你出事,于是和他们一起边走边等你,终于把你等来了。”这时其他人也急忙过来与彭科彪打招呼,寒暄几句。众人刚要坐下来吃酒,却见一人大笑着进来,说道:“哈哈!你们几个小娃娃还真以为逃得了老夫的五指山啊!这不还是被老夫找到了。”正是木叶萧的声音。



  众人一听是木叶萧的声音,心中顿时都是一惊,没想到他这么快便又找到了自己的行踪。



  彭科彪吃惊更甚,把本来以为自己的僵尸大阵能将木叶萧困上很长时间,不料竟然一下就又被他给追上了。此时虽然酒店中有二十余名衡山派弟子,但真正够资格与木叶萧交手的却只彭科彪与聂冲远两人,而且两人还都受了伤,此时就是两人联手,也不是木叶萧的对手。



  木叶萧却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叫道:“小二,来一坛好酒,切两手斤熟牛肉,再炒几个小菜,弄来。”



  小二并未看出店内气氛有些不对,依然应声道:“好勒!客官稍坐,酒肉一会儿便到。”说完也上去给木叶萧沏上一杯茶,然后自去安排。



  彭科彪这时反而笑道:“你这老不死的怎么就阴魂不散呢!走到哪里都被你跟上。”



  木叶萧笑道:“当然,你我的赌还没有打完呢!”



  彭科彪道:“赌早已完了,你早已输了。”



  木叶萧摇摇头道:“不不不!我已经追上了你,自然是你输了。”



  彭科彪也摇摇道:“不对不对不对!老子已经从你手上逃了,你再追上老子,那顶多也只能算下一局,所以上一局你还是输了。”



  木叶萧刚要答话,却听另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木老怪,干嘛和这些晚辈过不去呢!就算你赢了他们,也不过是以大欺小啊!”



  众人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只见门口进来三个人,最前面的是一个华服老者,后面跟着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女尼。顾红颜一见,立即叫道:“外公,舅舅,你们怎么来了?”说着立即扑了过去。



  唐羽道:“还不是为了不让你这小丫头给人欺负。”



  这时顾红颜已经看见了唐羽身后的女尼,正是在树林中出手救自己的那人。顾红颜本就早已猜到他的身份,只是没有机会相见,此时见面,再也抑止不住,两行热血流下,扑了上去,哭道:“妈妈…”



  这个画面在顾红颜心中设想了许多遍,本来想好了许多话要对妈妈说,只是真地到了这一刻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唐艳也情不自禁地跟着顾红颜哭了起来,同时开口安慰道:“都是妈妈不好,都是妈妈不好。”



  久别的母女,见面时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许是因为久别,所以有太多的话想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也有可能是因为久别,所以无话可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总之,就是相对无言,欲语泪先流。



  木叶萧摇摇头叹道:“老夫一生最讨厌这种人间悲剧了。”



  唐羽将唐艳母女同时搂入怀中,也摇摇头道:“所以,你永远也体会不到什么叫作幸福,什么叫作天伦之乐。”说完,露出了连唐亮也很少见到的笑。



  那是幸福的笑,是满足的笑,是放下包袱后轻松的笑,是解开心结后舒展的笑。



  这种笑很难得,但若一生中能有一次,此生也足矣!



  大数人的一生:前三十年为钱拼命,中间三十年追名忘本,后三十年为命拼钱。



  没有钱时,我们往往拼命挣钱;有了钱后,我们又想追逐名誉,却往往使自己忘记了自己的本性;等到名利双收时,差不多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疾病缠身,不得已又得花钱治病,为命拼钱。



  命里的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应该知足常乐,过分去追求太多的东西,只会让自己身心俱疲,心力交瘁,失去太多快乐。到头来,气一咽眼一闭,金钱名利皆带不走,惟一能带走的,是一颗此生无憾的心。



  唐羽年轻身时也是一方豪杰,金钱名利应有尽有。因为他认为自己是成功的,所以他也想让自己的儿女都像他一样成功。当他知道他的女儿爱上一个一无事处的大夫时,自然会怒冲冠,强力阻止。他绝不容许这种事生,这不是他人生的标准,他要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自己的儿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每个人都应该自己决定自己的一生,唐艳便是这样想。当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受到外力的强力扭曲之后,这个人的一生将注定是场悲剧。如果要改变,那么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只能是自己。



  只是现在,这个悲剧可以有个美好的结局了。



  唐羽强行拆散了顾青与唐艳,最终使女儿出家为尼,这成了唐羽一生的心病。在他的暮年,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那不是爱,而是伤害,儿女应该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每个人无论年轻时如何铁石心肠,暮年时心也会变软。



  所以,他只有了确这一桩心事,才能此生无憾,带笑离开。



  他名利皆有,可他知道自己带不走。



  他只想带走一丝幸福。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