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53章 依水山庄

第53章 依水山庄



  洞庭湖畔有个君山岛。



  君山,原名湘山,又名洞庭山,即神仙洞府之意。君山四周环水,景色旖旎,流传于此的神话典故众多。传说舜帝的二妃娥皇、女英曾来这里,死后即为湘水女神,屈原称之为“湘君”,故后人又把这座山叫作“君山”。



  君山上有座庄园,因为依水而建,所以叫依水山庄。



  依水山庄本有个庄主叫古墓天,但现在,却只有一座古墓天的坟。



  坟建得很好,全由大理石砌成,打磨得十分平整,前面还立着一块大理石石碑。



  寒风阵阵,侵人骨髓。



  一个风资绰约的少妇,不惧严寒,在古墓天墓前站了许久。她白衣白裳,面容绝艳而又略显憔悴,两眼微红,似是哭过。



  “大嫂,怎么你又到这儿来了?这么冷的天,别冻坏了。”不知何时,少妇后面已经站了一个男子。



  “不,我想多陪陪他,你先回去吧!”少妇说道。



  “那我和你一起吧!”男子说道。



  “不,我想和他说会儿话,三弟你就先回吧!”少妇又说道。



  男子也显出一丝悲伤的神情,却不知该说什么好,转身欲要离开,又放心不下,迟疑了片刻,说道:“大嫂你放心,我一会为大哥报仇的。那个卑鄙小人,早晚死在我手里。”少妇没有说话,男子只得摇摇头,缓缓走开。



  依水山庄本是个极大的庄园,但此时却有几分冷清与萧索。园里此时有三个孩子在玩耍,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和两个五六岁的女孩。同时还有一个少妇在与他们一起玩耍,他们玩得很开心。



  这时,门外一个男子走了进来。男孩率先看见,笑着迎了上去,说道:“梵叔叔,你回来啦!教我练功好不好。”



  梵沽然立时收起悲伤的神情,问道:“那你记不记得练好武功以后干什么?”



  男孩想也没想说道:“为爸爸报仇,杀死那些坏人。”



  梵沽然道:“对,练好武功为爸爸报仇。”



  少妇走过来,推了男子一把,嗔道:“不要老是把‘报仇’两个字挂在嘴边,这样会把孩子给教坏的。”男子只是笑笑道:“说说而已嘛!”



  少妇又问道:“对了,大嫂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男子答道:“他还在大哥坟前呢?”



  少妇听说埋怨道:“哎呀!你这人也真是,怎么能把大嫂一个人留在那里呢!”



  男子有些委曲地道:“我等了她很久,她还是不肯走。我嘴笨,又不会劝人,要不你再去看看。”



  少妇答应道:“好吧!”说着进去拿了一件大衣,又出来对男子吼道:“都是被你们那些猪朋狗友给害的,也不知你们怎么会找个这样的兄弟。”说罢愤愤地出去了。



  少妇出去后,男孩又和两个小女孩一起过来说道:“梵叔叔,快教我们功夫啊!”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却是叫地“爸爸”。



  男子笑答好:“好好好!马上教。刚拉着他们要进练功房,突然现房顶上人影一闪,男子立即紧张了起来,叫道:“小灵,快出来照看一下这些小家伙,我出去办点事。”屋里立即出来一个丫环,拉着三个孩子进屋去。



  男孩有些不甘道:“不嘛!梵叔叔骗人,他今天还没有教我练功呢!”



  男子却也不跟那小男孩解释,朝黑影闪过的地方而去。



  男子出了依水山庄,立即使出轻功,加快了步伐,终于现了那个黑影。那黑影却似不觉,一直朝湖边而去。终于男子在湖边将那人追上了,只是那人却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看着湖面,竟似在等他。



  男子现他并无敌意,也就放下心来,慢慢走上前去,只觉得那人有些眼熟,但男子又敢肯定自己不认识他。



  男子走上去问道:“阁上何人?”



  来人说道:“地狱门木叶萧座下大弟子胡不长。”



  男子又问:“为何潜入我依水山庄?”



  胡不长说道:“我师父想见你。”



  这男子正是梵沽然,半年前古墓天断臂后自吻,将家人托付给了他。于是现在他真地带着妻女住进了依水山庄,来照顾古墓天的妻儿。梵沽然见过胡不长之弟胡不成,胡不成与胡不长是兄弟,自然有几分挂相,所以梵沽然一见便觉眼熟,却又不认识。



  梵沽然的妻子叫乌敏,贤良淑慧,又美丽大方。古墓天的妻子叫林影,年轻时曾是个绝色美女,即使现在上了年纪,却也丝毫没有改变他的美丽。早在古墓天和梵沽然都还未成家之时,就同时追求过林影。林影最终还是选择了古墓天。虽然曾是情敌,但古墓天和梵沽然的感情却没有因此而受影响,依然亲如兄弟。所以当古墓天临死之时,最让他放心的人也就是梵沽然了。



  梵沽然听了笑道:“呵呵!木叶萧要见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没有这个必要吧!”



  胡不长却不以为然,说道:“不,现在有这个必要。”



  梵沽然道:“说来听听。”



  胡不长道:“因为我们现在有同一个敌人…”



  梵沽然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那又如何?”



  胡不长接着道:“既然我们靠自己的力量对付不了他,那为何不联起手来?”



  梵沽然冷笑道:“听说你师父衡山一战被唐羽重伤,那他还凭什么和我联手。”



  胡不长缓缓说道:“凭我,和整个地狱门。”



  梵沽然想了片刻,问道:“你师父在哪?”



  胡不长说道:“在巴陵。”



  梵沽然半信半疑:“想给我摆宴么?常言道:宴无好宴。”



  胡不长道:“这次一定好。”



  梵沽然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胡不长拿出一把匕手,递给梵沽然,说道:“凭我的命。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现在就可以杀了我。”



  梵沽然没有接匕手,问道:“你们为来找我联手?而不是其他人,比如说苍狼。”



  胡不长道:“因为现在你最适合。”



  梵沽然又问道:“为什么?”



  胡不长道:“因为你没得选择。”



  梵沽然笑道:“说得对,走吧!”



  胡不长听说马上打了个呼哨,远处立马转出一条小船来,船上只有一个般夫,似是早已准备好的。二人上了船,缓缓而去。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