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55章 负荆请罪

第55章 负荆请罪



  船儿在湖面缓缓行驶,一阵风儿吹过,船儿立即摇摆不定,就像梵沽然此时的心情一样。



  他本来没有理由拒绝木叶萧的,但他还是拒绝了。木叶萧被拒绝了,他却很淡定;梵沽然拒绝了,但他却很苦恼。因为他知道,他拒绝了木叶萧,就等于放弃了最好的报仇机会。其实放弃本身就是一种苦恼,无论你放弃了什么,即使是放弃了自己觉得毫无用处的东西,也一样会让自己苦恼。因为人的天性便是占有,占用一切可能占有的东西,所以失去便是苦恼。



  梵沽然这一生最苦恼的是,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兄弟。不仅仅只是古墓天,还有聂冲远。即使此事已经过去了半年,但他似乎还不能接受现实。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幻梦,是一场一觉醒来就会化为乌有的梦。只是这梦,却没有醒的时候。



  总之,无论已逝的,还是活着的,他都失去了。



  他想着之前兄弟之情,不觉莞尔,似是看到两位兄长站在自己面前,举杯相邀。他也要举杯之时,突然眼光一现,似乎真地看到二哥聂冲远的影子,就在自己前面的一艘船上。那人身悬一把宝剑,站在船头,向远处的依水山庄眺望,若有所思。两船相距甚远,梵沽然看不真切,并不能确定那便是自己的二哥聂冲远。可是从那人一袭江湖打扮的身影上看去,又像极了自己二哥聂冲远。



  梵沽然本来刚才还在怀念自己三兄弟的往昔的情份,但此时却突然变了脸,大声呵叱道:“船家,快点,追上前面那船。”



  船家回答:“好的,只是隔得太远,恐怕追不上。”



  梵沽然有些生气地道:“少废话,追不上也得追。”



  船家见梵沽然脸色不对,不敢招惹,只得加紧划船。虽然两船相距越来越近,但当前面那船上得君山时,梵沽然的船还是未能追上。梵沽然见那人果真上了君山,朝依水山庄的方向而去。梵沽然忽然回想起了木叶萧的话,心中大惊,心道:“难道果真被他言中。”于是又大声叱道:“船家,再不快点划,小心你的狗命。”



  船家胆小,低声下气道:“客官务怪,小的已经尽力了。”



  当船距岸边还有四丈左右,梵沽然已经等不及,丢下一锭银子给船家,施展蜻蜓点水之功,一口气跃到岸上,急忙往依水山庄赶。走到门口,只见庄门紧闭,门口跪了一个人。梵沽然虽然还是没有看见此人的脸,但他已经能肯定此人便是聂冲远。一时间,怒不可遏,所有的悲伤苦楚全都一股脑儿涌将出来,冲上前去,二话没说,照那人脸上便是一拳。



  那人闷哼一声,并没有还手,回来头来,正是聂冲远,左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见了梵沽然,生硬地笑道:“三弟,你终于回来了…”只说了这一句,却已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梵沽然怒道:“谁是你三弟,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你还敢来,我今天不杀了你,我便不信梵。”说着,扬起拳头,又要朝梵沽然打去。聂冲远依然没有还手的意思,闭眼而受。只是过了一会儿,拳头没有落到自己身上。聂冲远睁眼一看,只见梵沽然的的手已被一个女子拉住,不是林影是谁。



  聂冲远见了喜道:“大嫂,你终于肯见我了。”



  林影却二话没说,拉着梵沽然便又进了屋里去,同时还说道:“你走吧!天哥嘱咐过,不能为难你。只是从现在开始,我们便再无交情可言。这依水山庄,你以后也不必再来了。如若再敢上来,别怪我不客气。”



  梵沽然回头看了一眼聂冲远,似有话要说,但却仍然止住了。大门轰一声关闭,连一个背影也没给聂冲远留下。



  聂冲远依然一动不动地跪在依水山庄门前,天气酷寒,寒气逼人,但他却丝毫不觉。因为他冷地不是身体,而是心。



  其实这样的结果,在他刺出那一剑之时,他便已经知道。甚至这样的结果比他想象中的更好一些,他本以为林影会像梵沽然一样对他刀剑相向,所以他上这君山岛,是抱着一颗必死之心而来的。



  天渐渐暗了下来,夜幕已至,寒气更甚。大门依然没有开,甚至连响声也没有出一丝。聂冲远还跪在门前,似乎他一跪下,就没有再打算起来。他不求得到林影的原谅,因为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只是想在大哥古墓天坟前磕上一个头,这是他来的本意。因为这世上只是古墓天理解他,知道他也是被逼无奈。



  人在江湖,本就身不由己。



  他也是江湖人,所以他也身不由己。有时,一旦失去,便无法挽回。他也知道这点,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自己最好的兄弟,并且永远无法挽回。不仅是古墓天,还有梵沽然。



  总之,无论已逝的,还是活着的,他都失去了。



  夜越来越深,天越越冷,聂冲远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无始有些迷糊起来。隐隐看到古墓天全身浴血地站在自己面前,却依然笑问道:“二弟,最近可还好么?”



  聂冲远显然也有些激动,问道:“大哥,对不起?”



  古墓天笑道:“我一切都好,就是右臂时常痛得厉害。”



  聂冲远一听到“右臂”二字,立马惶恐起来,颤声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大哥你杀了我吧!”



  古墓天道:“杀了你,我也活不过来。又何必呢!死者安息,活者已矣!”



  聂冲远听明白了他的话,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好照顾大嫂的。”



  古墓天听了缓缓笑了,只是慢慢笑得脸就变了,突然便化作了梵沽然的面庞。



  梵沽然大呵一声:“狗贼,那里走,看拳。”



  聂冲远大叫一声,倒在地上,口中连连说道:“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耳边却隐隐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二弟,你这又是何苦呢?”接着两眼一闭,人事不知。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