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顾红颜 > 第74章 天门之战

第74章 天门之战



  衡山派历代掌门和重要人物,死后都会安葬在天门谷。天门谷是一个极其隐秘的陕谷,也是衡山派的禁地。除了祭祀,平时根本不许任何人进入。



  龙阳真人可以说是衡山派的一代人杰了。他凭借自己的武功谋略和绝世神兵七星剑,使衡山派威震整个武林。虽然他一生杀戮稍重,但是也有效地抗拒了魔教。魔教当世的两位高手木叶萧与苍狼老人在与龙阳真人交锋中,都一直处于下风,这也直接导致魔教在与正道中人的交锋中处于下风。



  然而这样的一位武林高人,也一样会有老去的一天,一样会死去。



  天门谷中,聚满了衡山派的弟子,所有的衡山派的弟子都来了。龙阳真人的坟墓建在天门谷的最中央,与常无轩的坟墓紧挨着。他们是师兄弟,却也曾有过莫大的恩怨,这是他们两人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遗憾。可他们始终还是师兄弟,所以他们的坟还是紧紧挨着。



  龙阳真人的棺木由四名的子缓缓抬进天门谷,所有弟子都不由得落下泪来。



  天很冷,人很静。



  冷得只剩下呼吸,静得只剩下动作。



  众弟子默默葬完龙阳真人,许久,才缓缓收起悲伤。



  葬完龙阳真人之后,众弟子少不得要在其它衡山派祖师坟上都上一柱香。天门谷如同一口井一般,只一面可以出入,因此虽然是一个比较宽大的所在,却也相对有些封闭。



  所有的坟上都已经点上了香,香默默地烧着,烟默默地升着,香气缓缓飘散在空中。众人都慢慢闻到这股香气,隐隐觉得这香与以往有所不同,香味略重了一点。虽然如此,却也没人在意。也许是点得多了,香气便重了,他们认为。 辈份低的弟子都去上香去了,这其中便有袁文和顾红颜,也有和他们一起入衡山派的贺方。彭科彪和聂冲远等衡山派的重要人物,此时却聚在龙阳真人坟前,他们现在要商量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聂冲远手中其实握着一门令牌,这便是衡山派的信物——掌门令牌。



  彭科彪想了一下说道:“师弟,师父的意思是,让你接替他成为衡山派的新任掌门。”



  聂冲远也想了一下问道:“那你的意思呢?”



  彭科彪说道:“师父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雷进平不服道:“大师兄,这掌门之位本来就应该传给你的,其他人当,我便不服。”



  彭科彪说道:“你不服什么?这是师父的意思,你是不是希望我与你二师兄互相残杀,弄得两败俱伤,把衡山派搞得乌烟瘴气才好么?”



  雷进平没想到彭科彪会对自己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被问道哑口无言。彭科彪得势不饶人,追问道:“你还有什么不服?赶快说。”



  雷进平低下头道:“没有了。”



  彭科彪又问:“还有谁不服?”



  没有人回答。



  彭科彪又问:“究竟还有谁不服?”



  依然没有回答。



  彭科彪环视了一下众人,见无人答应,然后说道:“好,现在我第一个拥护二师弟聂冲远成为我衡山派新任掌门,还有异议的就赶快讲。”



  彭科彪在衡山派中威望甚高,大多数人本来是拥护彭科彪当掌门的,但现在彭科彪本人时却拥护聂冲远当掌门,因此其它人自然现也没理由反对。甚到连聂冲远本人也想到,前几天两人还差点因为掌门之位打起来,现在彭科彪突然却成为了他最忠实的拥护人,实在是不可思议。聂冲远当然不知道,这都是师父临死前为他接任掌门铺好的路。



  彭科彪又说道:“那好,既然没有反对,从今日起,聂冲远正式成为我衡山派第三十一代掌门。”江庆等聂冲远的拥护者听说立马欢呼起来,互相拥抱。雷进平等人虽然有些失落,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接受现实。



  彭科彪走到聂冲远面前,说道:“师弟,以后衡山派就看你了。”



  聂冲远说道:“不,是我们两个人。”



  两人相对而笑,以往的不快瞬间一扫而过。



  江庆等人互相拥抱完之后,又过去与雷进平拥抱打招呼。雷进平虽然有些失落,却也没有表现出来,与江庆相互拥抱了一下,以示友好,冰释前嫌。



  江庆跟着走到彭科彪面前,笑道:“大师兄,真没想到,真正将二师兄扶上掌门之位的会是你。”他的笑有几分奇怪,有彭科彪看不清的内容。彭科彪还没有去细想,江庆便过来看似友好地向他张开了怀抱。



  两人刚要互相拥抱,聂冲远看到这个情景,立即大惊道:“四师弟,不要。”



  彭科彪听到聂冲远的话,还没明白过来,突然腰间猛地一痛,低头一看,腰间不知何时插上了一把匕手,匕手柄正好在江庆手里。



  彭科彪不解道:“这是为什么?”



  江庆一脸坏笑道:“你有能力扶二师兄上去,也就有能力将他拉下来。二师兄要坐稳掌门之位,你必须得死。”



  彭科彪将痛苦的脸转向聂冲远,用眼神质问他。聂冲远摇摇头道:“不,大师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雷进平等人本来也接受了聂冲远当掌门这一事实,此时却见江庆突然偷袭彭科彪,以为是聂冲远指使,大怒道:“卑鄙小人。”跟着拔出宝剑,一剑向江庆斩去。江庆没有防备,立马被斩为两断。先前已经和好的两拨人,突然一下子又变成了仇人,各自拔出宝剑,互相厮杀起来。



  聂冲远握着掌门令牌,大声呵叱道:“住手,住手。”却根本没人理会。



  雷进平等拥护彭科彪的人数本来大占优势,但他们一拔出剑,刚要运功,却现真气受阻,根本运用不了。雷进平立马想到刚才点的香有些不同,说道:“一定是这些小人在香里做了手脚,大师兄快走,我等拼死也保你杀出去。”



  江庆等人早知有此一战,因此事先把香换了迷香,他们却早服了解药,因而没事。虽然江庆已死,但还有一些拥护聂冲远的人,他们没有中迷香,此时猛扑过去,将雷进平等人砍瓜切菜一般,杀倒一大片。



  雷进平功力高强,虽中迷香,依然强力撑住。他等彭科彪退出天门谷之后,自己守住唯一的出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最后身重七十多剑,依然屹立不倒。追赶之人许久不敢上前,但见他许久未动,大着胆走上去,一摸雷进平的身子,却现身子已经硬了,显然已死去多时。



  聂冲远依然还拿着掌门令牌,口中小声念道:“住手…”只是看到地上同门死了一大片,早已泪如雨下。

 

(https://www.bxwx321.com/novel/QnXe0VymNbxr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