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快穿之炮灰她选择种田 > 第1495章 霉运女配吃瓜种田(29)

第1495章 霉运女配吃瓜种田(29)



  接下来就是穿烤串了。



  丫鬟们新奇不已,抢着穿。



  徐茵就一边穿一边教她们穿了几串,等炭火生起来,就把穿串任务交给了丫鬟们,她带着小瑾同志负责烤了。



  “你不是嫌手指僵硬不够利索吗?来来来,这是个锻炼手指的好机会,我负责撒调料,你负责捏着烤串给它们翻转,尽量烤得均匀点哈。”



  薛昭瑾:“……”



  他这几天锻炼得难道还少吗?



  吃火锅自己来,说是烫菜夹菜能让手指头灵活;吃干锅自己来,一样振振有词的理由;如今吃个烧烤也要自己烤?



  哦,不仅自己烤来自己吃,还要烤给她和母亲吃,这让一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一时间有点手忙脚乱。



  “……”



  原本以为是来休养的,万万没想到是来干活的。



  不过,当他吃了一口徐茵喂到他嘴边肥瘦相间、滋滋冒油的烤羊肉粒,入口的鲜美,又觉得自己烤着吃也挺有意思的。



  于是之后的烧烤大会,薛昭瑾成了主力。



  徐茵撒料,他翻转。



  一长条烤架,全部架上烤串,要翻转及时、烤得均匀,也是挺忙的。手几乎一刻不停。



  烤好一轮,徐茵请婆婆和夫君到旁边的花厅喝温热的凉茶、吃烤串去了,康复训练也不能过头了。



  余下的让丫鬟撒料、小厮烤,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有丫鬟捡起木匠落下的一些边角料,玩笑地说了句:“这木料做叶子牌挺好。”



  徐茵不由想起,自己好像在系统仓库囤了不少牌。



  麻将就不拿出来了,但天然沉香木刻的牌可以拿一副出来。



  她、婆婆、小瑾同学,三人一桌正好斗地主!



  这副木牌也是古代世界刻的,阿拉伯数字都用壹贰叁替代,其中壹的描色比较特殊,可大可小,随意运用;jqk等字母则分别用手持弓箭的士兵、手持蒲扇的仕女、手握兵符的将军表示。大小王分别是雷公雷婆。



  不过徐茵对母子俩的说辞是:寄住在南方寺庙时,闲暇时无聊,跟着庙里的扫洒婆子刻着玩的,刻的时候并不知这黑逡逡的木料是极为难得的沉香木,还是回京后才知道的,所以后来虽然不玩了,但一直走哪儿带到哪儿。



  钟敏华信了这个说辞。



  薛昭瑾挑挑眉,持保留意见。



  徐茵教会两人后,三人便在花厅玩起了斗地主。



  哦,这会儿没有斗地主一说,于是改叫斗百花。



  一副牌四花色,分别用春兰、夏荷、秋菊、冬梅表示。



  老实说,当初刻这副牌时,差没把她的手刻废。



  当然,成果也是相当喜人——不论是百花、还是雷公雷婆、将士仕女,都刻得惟妙惟肖。无聊时拿出来摩挲欣赏,自己都佩服自己。



  因此,若不在古代,她是舍不得把这副牌拿出来玩的。和小瑾同志给她雕琢的羊脂白玉麻将牌一样,都能当藏品珍藏了。



  钟敏华母子俩想不到这一茬,见她洗个牌都小心翼翼的,还道是沉香木料难寻的缘故。



  钟敏华转头对儿子说:“我记得,你父亲留下的藏品里,有一匣子沉香木打得扇骨,赶明儿拆两副给茵茵把着玩吧,你不爱用扇子,我也用不着,留那么多扇骨做什么。”



  薛昭瑾点点头,看向徐茵:“我那里有套沉香木笔架,许多年没用了,放着也放着,不如……”



  徐茵:“……”



  不如什么不如!



  姐又不缺沉香木。



  信不信,姐把囤在系统仓库的沉香木放出来,能把这间花厅撑满。



  被夫人瞪了一眼,薛昭瑾一脸莫名。



  徐茵败下阵来:“好了,先玩吧!”



  很久没玩斗地主了,她都有些生疏了。



  这倒是让薛昭瑾信了几分她方才的说辞——刻好这副牌没多久就被徐父派去的人接回了京,不然不会这么生疏。也算是误打误撞。



  外头冰天雪地,三人在温泉山庄猫冬。



  泡泡温汤、打打牌!



  涮涮火锅、打打牌!



  烤烤烤串、打打牌!



  打熟以后,都不用徐茵组局,她婆婆吃饭的时候就把午休之后的空档给安排好了:“下午无事,咱们斗会儿百花?”



  要不是上午儿媳妇要陪儿子康复,她能把早饭后的空档都给安排上。



  徐茵摸摸鼻子:婆婆这是继火锅之后,又迷上了打牌呀!



  小瑾同志不会怪她把婆婆带的不务正业吧?



  但话说回来,在温泉庄子待久了,没点娱乐确实挺无聊。总不能一直吃吃吃、睡睡睡吧?



  再者,打牌能调节心情、联络感情,好处多多,绝对比闷在屋里干坐强一百倍。



  薛昭瑾看了她一眼,凑到她耳边低声道:“这会儿闲着也闲着,陪母亲打几局也无妨。日后回府了要是也这样,你说如何办?”



  徐茵:“……”



  怎么?她管教管陪还得管售后啊?



  想了想回道:“回府后,不是还有两个姨娘吗?我看她俩成天窝在屋里也挺无聊的,正好让她们陪母亲打牌。”



  她和他不就解放出来了?



  薛昭瑾轻笑一声,轻轻扯了扯她耳垂上左右摇晃的金镶珍珠翡翠耳环:“不怕祖母怪罪?”



  徐茵横他一眼:“那咋办?要不,把老太君教会了一起玩?”



  打不过就加入呗!



  “……”



  他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来。



  钟敏华吩咐完丫鬟沏一壶茶、再让厨房送几碟点心过来,扭头见小俩口头碰头凑在一起不知在聊啥,儿子还笑得很开怀,也不禁露出欣慰的笑,眉眼柔和地悄悄转回身,佯装还在吩咐丫鬟,没去打扰他们。



  就在这时,庄头匆匆来汇报,说是四皇子的车驾到了。



  “四皇子?”



  别说徐茵了,薛昭瑾都很纳闷。



  没听说宫里有什么事发生呀,四皇子出城来找他做什么?



  “做什么?来看你不成吗?”四皇子脱下大氅走进来,朗声道,“外头把你薛大公子传成走一步喘三喘的病秧子,本宫心里一直记挂着放心不下,趁这两日积雪有点消融,就赶过来看看你。”



  四皇子绕着薛昭瑾打量了一圈,啧声道:“阿瑾啊,神医给你开了什么补药?本宫怎么觉得,你的气色比坠马前都要好嘛。”



  “……”









  











  











  



 

(https://www.bxwx321.com/novel/XjdEJyg1L2Oy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