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嘉平关纪事 > 1987 画中图23.0

1987 画中图23.0


 “不能说有什么问题,也不能说别有用心,她们家族跟皇室的联姻,本来就是功利心很强的。只不过……”蒋二爷叹了口气,表情有些遗憾,“这对姑侄跟永嘉帝的关系,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微妙,康顺皇后跟永嘉帝之间,和别的皇妃不同,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爱恨情仇。”


 “爱恨情仇?”


 听到这个词,所有人的眼前都是一亮,甚至躺在贵妃榻上假寐的甄不悔都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神采奕奕的看着蒋二爷。


 “你们……”看到甄不悔都醒了,蒋二爷真的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你们还真是对什么八卦都非常感兴趣,是不是?”


 “对!”薛瑞天、金苗苗和金菁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三个人还击了一下掌,表示他们非常的默契。


 “二爷爷,您不要感慨了,快点说吧,到底有什么爱恨情仇。”


 “行,我不感慨了,跟你们说说。”蒋二爷看到甄不悔起来了,就把他赶了起来,自己重新躺了上去,慢悠悠的说道,“永嘉帝呢,从一开始并不是太子的人选,他非嫡非长,按照前朝的规矩来说,是没有资格继承皇位的,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是奔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闲散王爷去的。”


 “唔,是有这么回事!”沈茶想了想,轻轻点点头,“说因为永嘉帝的几位兄长都遭遇了不测,他才不得已成为太子的,还是从封地,也就是永州给叫回去的,是不是?”


 “你倒是知道的很清楚啊!”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沈茶朝着岐伯笑了笑,“我养病的那些年,闲来无事就愿意看看这些史书,无论是正史,还是民间的野史,都喜欢看。兄长、小天哥、小菁哥,还有苗苗和几个弟弟,知道我喜欢这个,都找来很多类似的书给我解闷儿,或许他们是没看过,但我肯定是都看过的。”


 “给你之前,我们也是会翻一翻,看个粗略的。”薛瑞天拍拍沈茶的脑袋,“不是什么书都会拿给你看的,都要经过检查,不合时宜、不适合你的,都被我们扣下了。”


 “哦,是这样哦!”沈茶看了看薛瑞天,又转过脸看看沈昊林,“兄长也看这些……嗯,闲书?”


 “看的!”沈昊林轻笑了一声,“把关,顺便解闷儿。但对于这些前朝皇室的情情爱爱,没什么太大的兴趣,那书里也不会有这些。”


 “有这些的不仅过不了我们这一关,也过不了父亲母亲的那一关。”薛瑞天轻笑了一声,“若是父亲母亲看到我们给你的书没有筛除这些,那我们就要挨打了。”


 “小茶啊,你看本书也是挺不容易的。”


 “我也觉得是。”沈茶轻轻点点头,“但我不知道,关于永嘉帝即位的这部分传言,是不是真的,毕竟是野史,恐怕不能作数的。”…


 “是真的。”蒋二爷点点头,“我在暗室的那些卷宗里看过关于这个的记载,永嘉帝十二周岁的时候,就被封为了永州王,封地在永州,无宣不得入京。”


 “无宣不得入京?是专门针对永嘉帝的?他对皇位有野心?”


 “不,这并不是针对永嘉帝的,所有皇子封了王,去了封地,都是同样的要求,没有皇帝陛下的宣召,是不可以擅自回京的,擅自回京就是怀疑你要谋权篡位。”蒋二爷一摊手,“那永嘉帝在封王的第二年就启程去了封地,路上偶遇了准备出京回老家祭祖的周家人,也就是康顺皇后的娘家。那个时候,康顺皇后也就十一二岁,还是个孩子呢,正是喜欢玩玩乐乐的年纪。永嘉帝和康顺皇后的年纪相仿,兴趣相投,两个小孩倒是能玩到一处,聊到一处。”


 “周家?”薛瑞天微微一皱眉,“永州的周家?”


 “对!”蒋二爷笑了笑,“是不是很巧?”


 “确实是太巧了,永嘉帝的封地就在永州,而周家是永州的第一世家,权力、威严在永州,可是比皇家更大,永嘉帝一个年少王爷,初到人家的地盘,怕是要吃不少苦呢!只是,若是跟周家的小姐关系甚密的话,周家或许还能给他一个面子,是不是?”


 “只是关系甚密,不太行。”蒋二爷深处一根手指,轻轻的晃了晃,“虽然永嘉帝只是一个亲王,但毕竟是到了自己的地盘,周家还是有点忌惮的。所以,他们家想要利用永嘉帝来巩固自己在永州的权力和威望,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家里适龄的女孩嫁过去,以他们家的家世,肯定是做不了永州王妃,但钥匙做个侧妃,那就是绰绰有余的。”


 “永嘉帝不觉得自己是被利用的?”


 “当然不会了。”蒋二爷摇摇头,“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跟康顺皇后又处出了感情,两个人结为夫妻,也是挺好的一件事。所以,双方一拍即合,永嘉帝上奏宫中,说自己纳了永州周家的嫡次女为侧妃,宫中大喜,在永嘉帝到达永州的第二年春天,挑了一个大吉的日子,举行了册封礼。”


 “这么说来,他们两个之间其实是有感情的,对不对?”


 “没错。”蒋二爷笑了笑,“成婚之后,夫妇俩也算是举案齐眉,过了差不多十年的好日子。这十年的时间里,永州王府的后宅一直都只有康顺皇后一个人,永嘉帝并没有纳第二个侧妃,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正妃。”


 “后来呢?康顺皇后的姑姑又是怎么掺合进来的?”


 “因为永嘉帝的几位兄长,病逝的病逝、战死的战死,所以,太子之位就落在了当时还是永州王的永嘉帝的头上。既然要被册封为太子,就不可能由着他任性了,也不能由着他只有康顺皇后一个人,况且这么多年,他连个子嗣都没有。”


 “他俩在一起十年,居然……”


 “是不是很奇怪?”蒋二爷坏笑了一声,“最奇怪的是,这跟康顺皇后,其实是没多大的关系,是永嘉帝自己的问题。”


 金苗苗听完蒋二爷的这个话,实在没忍住,还没来得及咽下的一口茶水就直接喷在了对面刚凑过来的甄不悔的身上。39314104


 ...


 (看完记得收藏书签方便下次阅读!)  

(https://www.bxwx321.com/novel/gX0k4AKlQ2G1w.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