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被霍格沃茨开除了? > 第四十章 神翠鸟

第四十章 神翠鸟


 躺在柔软的床上,奈丽诗陡然从睡梦中惊醒,她困惑地眨眨眼,好几秒钟后,才想起来……


 自己这会正躺在床上睡觉呢。


 奈丽诗舒缓了口气,侧过身,又是陡然一惊,因为她发现一旁空荡荡的,不见雪莉的身影。


 奈丽诗急忙支起身子,看见雪莉不知何时已经起床了,正坐在梳妆镜前,梳理她那柔顺的红发长发。


 雪莉眼角余光瞥见奈丽诗起身,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是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奈丽诗揉了揉脸颊,道:“我自己醒的……刚刚做了个噩梦,梦见一头火龙要吃我。”


 “这里很安全,不会有火龙吃你。”雪莉温柔地说。


 奈丽诗嗯了一声,又问道:“现在几点了?”


 “快五点了。”


 “才早上五点?”奈丽诗瞪大眼睛,疑惑道:“那你起来这么早做什么?”


 雪莉从梳妆台的盒子里,拿起一根银色的发绳,绑住自己的头发,轻声道:


 “罗夫还在甲板上呢,我去看看他。”


 奈丽诗一拍脑袋,哎哟道:“对,我忘记这事了。”


 昨晚吃饭的时候,几人商议好,要轮流到甲板守着,昨天夜里都是罗夫守夜。


 不过不是七点换岗吗?雪莉怎么五点就爬起来了?


 雪莉扎好了马尾辫,从衣柜里取出几套衣服,挂在衣架上,声音轻柔道:


 “奈丽诗,你出来的急,行李都留在了五月花号。


 咱俩身高差不多,我的衣服你应该也能穿,这些都是新的,还没穿过呢,你可以先换上。”


 “谢谢你,雪莉。”奈丽诗万分感激地望着马尾辫少女,心里暖意洋洋的道:


 “你真好!”


 雪莉柔柔一笑。“时间还早,你可以再睡一会,我先走了。”


 说完,少女离开了卧室,进入厨房,她忙碌了一会后,将做好的早饭,装在食盒里。


 雪莉拎着食盒,穿过走廊,爬上楼梯,将箱子的盖门打开,微微探头,向外望去。


 罗夫正坐一张宽大的躺椅上,身上披着厚厚的毯子,手中拿着一张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肘边是一盏油灯发出柔亮的光。


 半空中,漂浮着那颗魔眼,罗夫通过它,可以观察附近的情况。


 所以,少年迅速发现了“越共探头”马尾辫少女,他放下地图,笑问道:


 “你怎么来这么早?还没到你换岗的时间呢。”


 雪莉将食盒递给他,快速爬出箱子,柔声道:“我睡不着觉,就来看看你。”


 罗夫打开食盒,方格里装满了各色糕点,他使劲嗅了嗅,笑道:“好香啊。”


 “给你做的早餐,你一会吃完,就可以回去睡觉了,我帮你守着。”


 雪莉落地甲板上,向着大海望去,海面依旧大雾弥漫,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听见海浪冲刷幽灵船,发出的隆隆响声。


 在紊乱的海风吹拂下,雪莉的袖子噼啪作响,她忍不住裹紧长袍。


 罗夫赶紧将自己的毯子掀开道:“天气有点冷,你快点进来。”


 雪莉轻轻嗯了一声,脱去鞋子,迅速钻进毛毯里,下意识往罗夫温暖的身躯拱了拱。


 他轻轻搂住她,很不合时宜地胡思乱想起来,然后怨念满满地问道:


 “奈丽诗这次没有和你一块来?”


 雪莉咧嘴笑道:“没有,她还在睡觉呢。”


 昨晚,他们俩本来约好在卧室写暑假作业,顺便一起深入“探讨”变形术的奥妙。


 罗夫在和骷颅头伊戈聊完后,就回自己房间里等着了,最后雪莉也确实赴约了,但没想到奈丽诗跟着她一块来了。


 于是,二人世界变成三人行,罗夫本来想象中的“学术研究”,也没能出现,只能在那里,老老实实得写作业。


 所以,他这会对奈丽诗怨念满满,很不待见她这个大灯泡。


 雪莉近距离凝视罗夫的脸庞,柔声问道:“昨晚有发生什么异常吗?”


 “没有。”罗夫摇摇头道:“幽灵船一直在游荡,一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他本来还以为那头被他戳瞎眼的龙形巨兽会追上来,但也没有再出现。


 “没事就好。”雪莉声音轻柔道:“你快吃饭吧,一会凉了。”


 罗夫嗯了一声,拿起一块蜂蜜面包,咬了一口道:“对了,我昨晚还和伊戈聊了一会。”


 他快速说起那根权杖和冠冕的事情,雪莉安静地听着,沉吟道:


 “所以,五月花号被袭击龙形怪物袭击,都是权杖和冠冕惹的祸?”


 “恐怕是的。”罗夫叹气道:“我本来想把它们丢到海里去。”


 “但骷颅头说,权杖和冠冕还有重要作用,所以还是暂时先留着吧。”


 雪莉点点头,也捻起一块苹果派饼,细细咀嚼,问道:“你问歌声的事情了吗?”


 “我问了。”罗夫脸色凝重道,“伊戈说……那是他母亲斯库拉的歌声。”


 “斯库拉的歌声?”雪莉疑惑道:“那我为什么会不受影响呢?”


 “伊戈说除了力量超过他母亲,或者阿瓦隆岛上一些古老的物种,可以不受影响外,就只剩下……”


 “斯库拉和她两位姐姐的血脉后裔了。”罗夫缓缓道。


 雪莉很是惊讶,目瞪口呆。


 “前两种情况,你都不可能。”罗夫说。“那你只可能是……塞壬三姐妹的后裔。”


 “那弥塞菈为什么不行呢?”雪莉疑惑道:“她不也是塞壬三姐妹的大姐帕耳塞洛珀的后代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罗夫也有些费解。


 弥塞菈两次听到歌声,她都睡着了,可她明明是帕耳塞洛珀的后裔。


 雪莉沉默起来。


 作为一个从小在女修院长大的孤儿,她并不知晓自己的父母是谁。


 圣诞节的时候,罗夫带她前往格兰芬多城堡,她从小带到大的护身符,竟然能打开城堡的大门……这说明她可能和格兰芬多有关。


 现在,按照伊戈的说法,她又可能是塞壬三姐妹的后裔?


 那她的父母……到底是谁?


 雪莉满脸迷茫,好在罗夫紧搂着她,少女感觉出他坚实的胸膛,体会到依偎的温暖。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鸟鸣,那是一种高亢而尖锐的颤音,犹如一道闪电,在轰隆隆的涛声中,是如此清晰。


 数息后,一只鸟儿,刺破迷雾,降落在幽灵船那锈迹斑斑的栏杆上。


 罗夫和雪莉抬头望去,看见一只鸽子大小的鸟,身上布满金黄色的羽毛,没有半点杂色。


 鸟儿用深蓝有如黑夜汪洋的眼珠子睥睨罗夫,它张开鸟喙,发出一声尖锐的、欢愉的鸣叫声。


 罗夫的大脑之中,突然“叮”得响了一声。


 【检测到家养神翠鸟一只,触发支线任务:


 捕获神翠鸟,奖励魔法:


 【风平浪静】


 【当你的双脚踏足海面时,任何级别的风浪都会消弭于无形】


 ……


 ……  

(https://www.bxwx321.com/novel/joQeZVgEvepZV.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