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深海余烬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离去的,远去的

第七百七十五章 离去的,远去的


 妮娜来到了甲板上,向着高空举起右手——炽烈的火焰骤然从她掌心爆发,化作足以穿透浓雾的弧光,这道阳光在失乡号上空闪烁,向另一条时间线上的赴死者们传达着问候与致敬。


 海歌号看到了吗?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的他们此刻是否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是在赴死的路上,还是正在返航途中?在灯火闪烁、两道时间线交错的这短暂一刻,他们是否理解了自己的命运?


 时间交汇的窗口期渐渐结束,那艘船的身影开始迅速变得暗淡、模糊,并再次抽象成为凌乱的线条和阴影,它如短暂浮出水面,又再度渐渐沉入那无尽黑暗的“深海”中。


 驾驶台上,异常077佝偻干瘪的身躯仿佛在风中微微颤抖,他死死抓着失乡号的舵轮,一直注视着海歌号的方向,有那么一瞬间,他张开嘴巴似乎想要喊叫,但所有话语又消散在他破碎萎缩的喉咙中。


 而后他抬起手,想向自己曾服役过的那艘船和他曾经的同僚们致敬——这些天里他已经重新学会了那个行礼的手势,是凡娜教给他的,只需要将手在胸口划出海浪起伏的轨迹,代表风暴的庇护,以及祈盼平安的祝福——但仅仅是一瞬间,他又仿佛遭受电击一般将手重新按在了黑沉沉的舵轮上,死死抓住。


 失乡号的船舷外,均匀的灰白色“内壁”中短暂泛起了危险而杂乱的涟漪,但又眨眼间消散、平复。


 他不能松手——他在掌舵。


 窗口期结束了,海歌号最后的阴影消失在所有人目光尽头——在所有可能的时间分支中,这是它最后一次出现在尘世的视线中。


 直到最后,“水手”都没有松开失乡号黑沉沉的舵轮。


 略显沉重的脚步声从旁边传来,水手有些迟钝地转过头,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了驾驶台上,正在旁边平静地看着自己。


 他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站直身体:“船长……”


 邓肯伸出手,按了按干尸那瘦骨嶙峋的肩膀:“还好吗?”


 “……您看,我好好抓着呢,”干尸脸上的褶皱微微颤抖了两下,低头看着手中的舵轮,“我就稍微松了一下手……船没偏航……然后我就再没松手了……没松手……”


 邓肯什么都没说,只是将手放在干尸的肩膀上,又用力按了按。


 而后他收回手,准备转身离去,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异常077的声音,水手很小声地,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嘀咕着:“会有意义吗?”


 邓肯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舵手。


 “这一切会有意义吗?”水手似乎终于鼓起勇气,他抬起头,看着邓肯的眼睛,目光却不像是在求索一份答案,而更像是想要在风暴中抓住一根救命的缆绳,“海歌号,边境上的那些人,城邦里还在尝试维持秩序的治安官和守卫者们,还有……我们,这一切会有意义吗?”


 邓肯沉默了几秒钟,平静地点了点头:“……有。”


 他转过身,走向甲板方向,在他就要离开驾驶台的时候,水手的声音才从他身后传来:“失乡号船员守则第一条,对吗?”


 邓肯没有再回答,只是轻轻摆了摆手,便离开了驾驶台。


 他穿过楼梯,来到安静的船尾甲板上,同时在心底呼叫道:“露西。”


 海中女巫的回应立刻传来:“嗯,我在。”


 邓肯犹豫了两秒钟,才用平静的语气轻声开口:“我记得你提起过一件事情——你曾不小心驶过六海里临界线,迷航在永恒帷幕深处,而当时你是因为看到了失乡号的幻影,才跟着它安全返回内部海域。”


 露克蕾西娅那边突然安静下来,过了很久才打破沉默:“是的,我……一直以为那是从亚空间短暂上浮的、失乡号的幻影……”


 邓肯没有再说什么,从露克蕾西娅回应时的语气,他知道那位聪慧的“女巫”也想到了和自己刚才所想一样的事情。


 就在刚才,“海歌号”的出现骤然强烈地提醒了邓肯一个他此前虽然知道,却并未深思的事实——


 在边境六海里之外,时间是不连续且不定向的,事物的因果皆处于随时变动的状态,一艘早已返航的船在这里仍旧可以航行在过往的时光中,而在露克蕾西娅的记忆中,她的“璀璨星辰号”曾于六海里之外迷航,绝境中,是失乡号的幻影突然出现,将她领回了现实维度。


 她一直以为那是从亚空间返回的失乡号,或者失乡号从亚空间中向现实维度投下的“投影”。


 但……现在这个问题有了新的可能性。


 邓肯漫步来到甲板边缘,扶着栏杆望着船舷外那片均匀的灰白,目光仿佛要穿透这层“内壁”,望向航线之外的、处于时空混乱状态的无边混沌和迷雾。


 在那迷雾深处,邓肯·艾布诺马尔所驾驶的失乡号或许还在远航——他可能刚刚出发,也可能正要返航,他可能刚刚得知了关于这个世界的某些真相,也可能……


 他刚刚将一盏灯挂在世界的尽头,挂在一个沉睡的失乡之人门口。


 ……


 “嗤——”,火柴划燃的声响打破了客厅中的寂静,一点小小的火苗靠近桌上的油灯,火光明亮起来,让房间笼罩在一层不算太亮但仍显温暖的光辉中。


 海蒂弯腰点亮了桌上的油灯,抬头确认了一下客厅各个角落,随后来到母亲身旁。


 油灯的光芒当然不及电灯,但由于东部城区的一组发电机故障,政务厅刚刚下达了电力管制的命令——现在城邦整体电网的供应很紧张,电力负荷要首先满足重要的工厂、庇护所以及收容封印机构,平日里的家中照明自然只能用比较省电的“传统办法”了。


 “也不知道电力什么时候能恢复……”海蒂小声嘀咕道。


 “那要看发电机的修复情况,”母亲的声音仍然像平日里一样淡然平静,仿佛不管发生什么,都无法让这位老妇人举止失措,“通知里有说发电机的损坏情况吗?”


 “具体损坏情况没提,但我听说故障与机器中邪无关,应该只是普通的运转问题,”海蒂说道,“大概几天就能修复,按以往经验,快的话或许两三天,最慢也就一星期……啧。”


 精神医师小姐啧了一声,显然心情并不是很好。


 “瓦斯灯和油灯还能用,情况并不糟糕,不是吗?”母亲却微笑起来,接着随手拿起了桌上放着的一张纸递给海蒂,“这是今天上午刚送来的‘消息报’,给我读一下吧,我眼花了,看不太清。”


 海蒂伸手接过了母亲递过来的“报纸”。


 现在是漫长的夜幕,寻常的“阅读”行为已经被列为危险举动,各处的图书馆和书籍市场也早就关闭了,就连大部分报纸也在夜幕期间暂停发行——但即便如此,人们也有着获取信息的基本需求,于是在市政厅的监督下,这种被称作“消息报”的东西便出现在城邦中。


 它是简略版本的报纸,纸张本身经过了大教堂的驱邪和赐福,报纸上的内容又经过精心处理,控制篇幅和阅读深度,以避免发生知识污染的事故,同时报纸上还印有诸多神圣的祷文和符文装饰,以保护阅读者的心智安全。


 而在拥有如此多防护手段的同时,这些报纸还严格控制了“发行”范围——它并不公开售卖,而是通过特定渠道直接送到具备阅读资质的人手中,这些人要具备基本的神秘学知识和处理“小麻烦”的技能才行。


 这一套流程与规定很麻烦,但不管怎样,现代的城邦建立在现代文明的基础上——信息必须在城邦中传递,由有资质的人去阅读,然后传播给那些没有资质,却仍然是城邦一员的普通人,海蒂虽然不是市政厅的正式成员,但她一直与这座城市的管理者们打交道,她多多少少能明白那些管理这座城市的人在想什么。


 夜幕漫长,困难是不可避免的——但他们必须尽可能延缓“人”在夜幕中衰退的过程,以避免……“文明的退化”。


 海蒂打开那张纸,定了定神,为母亲读着上面的内容:


 “……发电机的故障已经定位,修复工作正在迅速展开,工程师预计可以在两天内完成对所有设备的替换和修复……


 “北部城区食物配给不畅问题已得到解决,现在城邦粮食储备充足……照明系统运作正常,立体农场的生产未受影响……菌类产量提升……


 “北方海域发生对峙,冷港与墨菲斯港海军在一处‘太阳碎片’附近集结,死亡教会舰队已经介入,目前事态尚未升级……”


 海蒂一条一条地阅读着那些简短的消息,时不时停下轻声祝祷、念诵智慧之神拉赫姆的名字,突然间,她停了下来。


 “有什么特殊的消息吗?”


 母亲温和的声音从旁传来。


 海蒂怔了怔,目光仍旧盯着报纸上末尾的一条消息,过了好几秒钟,她才轻轻呼了口气。


 “……来自深海教会的简报,边境探索舰队再度执行‘越界’行动,失乡号与璀璨星辰号已越过六海里边界……”  

(https://www.bxwx321.com/novel/plOEN6Rn7EvNm.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