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哈利波特之晨光 > 第八十五章 梦之海(八)

第八十五章 梦之海(八)

在来这个世界之前,波莫纳记得好像又轮到了教宗选举,这位波兰教宗曾经遭到暗杀,子弹差了分毫击中要害。等他痊愈后,在圣诞节前两天,他来到监狱探望行刺他的刺客。

 乔治安娜真希望两个私下谈话的内容能公开,这样她就能受点启发,而不是自己在成堆的典籍中翻阅。

 即便没有亚历山大图书馆和梵蒂冈图书馆,就这么些年在巴黎刊载的书就已经很多了,当它们汇聚在一起简直形成“知识的海洋”。

 冥界湍流着的河流就像一剂剂魔药,有的带来憎恨,有的带来苦恼,有的带来悲伤,有的带来火焰。

 冥界没听说过存在冥海,如同人间的河川溪流,最后都汇集在一起,要是这样的话就会形成一大锅混合魔药。

 按照戈巴洛特第三定律,混合毒药的解药大于每种单独成分的解药之和。

 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一种解药放下去,有可能会产生新的毒药。

 不过冥界有一条河名叫忘川,它能像“澄清药水”似的,让所有的一切都清空,说不准是这些大河的“解药”。

 只是它只是冥界大河中的一条小小的支流,“剂量”无法达到,更何况如果剂量太大了,解药也会变成毒药,想洛哈特似的把一切都忘了。

 他在学校里发生的一切都没有被公开,还有不少书迷还当他是书里的英雄,每天都会有信寄来,而他也和没有中咒之前一样,给读者们回信。

 万千智慧始于记忆,有好记性的人往往被人羡慕,甚至还有比赛比拼谁的记忆力更好。

 谁会想做一个善忘的人呢?

 至少记性不好的话,考试容易得低分,不仅会被同学嘲笑,放假回去也胆战心惊,生怕有带着成绩单的猫头鹰在自家窗台出现。

 如果德斯利一家对哈利不是那么苛刻,而是对他像真正的亲人一般,哈利就会面对两难的选择,是留在现实世界,还是去那不知道是真是假的魔法世界。

 可是德斯利一家帮他剔除了一个选择,他迫不及待地踏上了魔法特快,去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

 他三年级那年离家出走,走之前对费农说“去哪儿都行,只要不是这个地方”。

 他不懂罗恩那样对家的眷恋,还有赫敏。

 她对她父母用了一忘皆空,她成了一个有家不能回的人。

 上一次她回学校,发现斯莱特林长桌的人比以往少很多。

 只要有门路的,都会选择到国外去读书,这样就可以避免戴上分院帽,被扣上“邪恶的斯莱特林”的帽子,接下来的人生到处碰壁。

 但坏人不会在自己脸上写“我很坏”,当年的汤姆里德尔还不是俊美地如同天使。

 尼采说的强力意志,并不是说像伏地魔那样动不动就用索命咒,让人屈服于恐惧而受其支配。
….


 乔治安娜会制造地震又如何?拿破仑的一纸命令一下,所有法国巫师就照单全做了。

 难怪卡罗兰看到他的来信那么高兴,谁愿意在冰天雪地里干等,都想早点回去过圣诞。

 不管对面的“无人”是不是要接受俘虏,这些人都已经被安置下来了。拿破仑说的“有可能”对巫师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他们对麻瓜用了摄神取念,不只是名字和老家,连他们几岁初吻都查出来了。

 有了这个“模板”,以后处理起来就方便了,所以哪怕没有利益关系,法国巫师还是要听那个“麻杜”的。

 她在那个矿坑里遇到他们,是因为他们在传教。只要没有新的成员加入,他们就会像第二塞勒姆一样,即便在公共场合说有巫师存在,别人也不予理会。

 可是第二塞勒姆是个“慈善组织”,他们会收留街上的小孩,给他们饭吃。

 训练狗也要给它们奖励,完成了一个动作就给它们一点肉干,这样它们就会将“钻火圈”和“有肉吃”等同,从而克服野兽对火的天然恐惧了。

 “感觉如何?”邓布利多问。

 “你是真的幽灵,还是至少在我脑子里出现的幻觉?”波莫纳看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地问。

 “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邓布利多看着四周。

 “图书馆。”波莫纳说。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

 “我记得我说过什么。”她暴躁地翻了一页“但我忘了说,天上经常刮大风,一会儿东风、一会儿西风,我可不想和哈利一样,风往哪儿吹,人就往哪儿跑。”

 “你不是第一次这样了,照着轻松的活法做事。”邓布利多微笑着“自己动脑筋很累,对吗?”

 她没有说话。

 上次有一个从埃及回来的军官,他和雷比埃将军在里昂决斗了,原因有很多,但有一条是他看不惯雷比埃事事听从拿破仑的命令,哪怕他下令砍了很多拉法辛的头。

 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可是当长官的命令违背自己的良心时,又有几人能和那个普鲁士军官一样违抗呢?

 是奥德修斯想出了木马计,结束了十年的特洛伊战争,当他说让12个人和他一起等候独眼巨人的时候,没人提出异议。

 也是奥德修斯说,将三只羊捆在一起,人躲在羊肚子下面,才躲过了独眼巨人的摸索。

 他是瞎子不错,却还有别的感觉。

 当他眼睛还没瞎时,看到了海仙女和牧羊人在一起,接着他用石头砸死了牧羊人,鲜血流了一地,阿喀斯成了河神。

 如果他在看不见的世界里,只能听到爱人的声音呢?

 他不会察觉到她的容貌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衰老,在他脑海里永远都是她年轻漂亮的样子。

 可是他是瞎子,其他人可不瞎,谁会爱上“怪胎”一样的独眼巨人。
….


 奥德修斯真该杀了他,而不是留他一条命,显得自己很“慈悲”。

 “你为什么不杀了格林德沃?”波莫纳问“我记得你们不伤害彼此的血誓已经毁了。”

 “你知道,要找到一个真正理解你的人有多难吗?”邓布利多平静地说。

 “孤独?”波莫纳问。

 “你孤独一人时,觉得痛苦吗?”邓布利多笑着问。

 她回忆着。

 “是时候该走了。”邓布利多站了起来“你准备好了?”

 她惊慌起来。

 “但我还没有找到那本书!”

 此时图书馆和邓布利多都变成了白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找到那本书。”她低语着,她要找到那本关于灵魂的书,虽然书比针大很多,可是难度却实在差不多。

 “我跟你说过,你看过这里的书就要留下来。”远处一个黑影说。

 “那又不是冥界的石榴。”她冷笑着。

 “咱们走着瞧。”他用带笑意的声音说,也消失在了白雾里。

 接着她就醒了。

 帐篷外一片漆黑,仿佛天还没有亮,又或者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光。

 如果“回去”没什么好事等着,何苦要回去呢?

 奥德修斯是怎么说来着?

 她拍了拍记忆力不好的脑袋,走到了书架旁,看看上面是怎么说的。
39314153.
...
 

(https://www.bxwx321.com/novel/xYRdG5gA0aDzO.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